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YOI 短篇 很多年后的我们

前文在这里,不看也可以,全是短篇小甜饼。CP:维克托和胜生勇利。

Not Alone(短篇完结)  番外01 手机壳   番外02 自由滑  番外03 The Kiss (Part A)    番外03 The Kiss (Part B)  番外04 SNS

主要设定是中年维恰和勇利,有一个养女维多利亚,教练是yurio。第十集官方爸爸火箭把我炸上天了,幸好我之前写的是他俩未来的故事,没有被官方拍死在地上。本来我觉得我写不下去了,可是想想中年的秃子(大雾)和胖子(大雾)我觉得我还能再战20年。

爱情归于他俩,ooc属于我。

-------------------------------------------------------------------------

跟她的两个父亲相比,维多利亚就是一个小天使。尤里·普利赛题深以为然。

他曾不止一次见到那对破廉耻的夫夫在集体喝醉酒后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发疯,老秃子会把衣服都脱光抱着他的家畜,而那个死胖子则会带着老秃子一起跳舞。有些时候这两个人会来缠着尤里,让他跟他们尬舞。

每到这种时候尤里·普利赛题都会紧紧捂着维多利亚的眼睛,内心开始咆哮!

Battle你妹啊!你们女儿还在这里呢!能不能注意风化!

而维多利亚总会满脸无辜的问:“尤里,为什么要捂着我的眼睛呢?爸爸他们好像玩的很开心的样子!”

“维多利亚,不要跟你爸爸们学!这两个混……”刚想爆粗的尤里,又默默把话吞了回去,他可以在所有人面前说出很难听的话,但是面对维多利亚,他就是做不到。从小照顾维多利亚长大的尤里,作为她的教练已经过了十年。

女声响起,赛前六分钟练习结束。

尤里这才从回忆中醒来。16岁的维多利亚向他划了过来。银发的小女孩虽然跟她的父亲们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是在花样滑冰上的天赋却是一样不落,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性格跟她的父亲们比起来真是太好了。但是,这也就是尤里自己单方面认为吧。

“尤里,你看到我刚刚那个3T了吗?点冰是不是很干净?”

年轻的女孩子身上总是充满了活力。尤里想到了刚刚看到那个跳跃,非常的精准和优雅。

“你做的很好,维多利亚!”

这是维多利亚进入成年组的出道战——日本大奖赛,看着年轻的维多利亚,尤里总会想起25年前的他自己。运动员的世界就是这样,新星们不断的出现,在赛场上燃烧自己的生命和力量,然后又默默消失。不管是他,还是勇利还是维克托,都有着伤病缠身,他们都要为在冰场上极致的美而付出代价。

我的维多利亚小公主,如何可以,希望你的竞技生涯能再久一些。这就是她的三个长辈对她最浓重的爱意。

维多利亚在后台做着准备活动,她银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舞动,时常会有镜头对着她和她金发的教练。她是今年最受期待的新星,有着傲人的天赋,还有着两个可以称为传奇的运动员父亲,甚至还有一个也被称作传奇的教练。

她会成为俄罗斯女子单人花样滑冰的下一个传奇,能够填补近几年俄罗斯女子花滑的缺口。

媒体就是如此断言的。

很快,短节目就到了最后一组。尤里有些不耐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航班已经准点到了,但是那对夫夫怎么还不过来?明明就是女儿最重要的第一次比赛。暴脾气的尤里真想把手机砸出去。

“啊!尤里奥!”一个有点色气的声音响起。尤里想都不想就知道肯定是维克托那个混蛋。

“你们俩怎么才过来啊混蛋!维多利亚都要上场了好吗!”

“抱歉,路上有点堵车。”跟他名字读音一样的勇利笑着对他说。

这个混蛋大猪猪。

尤里在内心不屑的哼了一下。

在跟两个迟迟赶来的父亲拥抱之后,维多利亚脱下了外套,将冰刀保护套摘下递给了自己的教练。她伸展着双臂向观众划去。

“维多利亚真的很像你呢,维恰。”

“欸,我觉得维多利亚像你呀Yuri~”

“但是你看她自信的样子,跟我一点都不像啦!”

“嗯?不会啊!Yuri在遇到我后那几年也是这样自信满满的样子呢!”

音乐在这时进入高潮,与之搭配的是一个3F。

“啊,这个跳跃稳住了!”

“不愧是我女儿啊!”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尤里·普利赛题站在这对夫夫旁边,听着他俩从讨论女儿像谁转到了女儿这个跳跃质量如何接着又开始聊起了编舞,人生中第一万次想把他俩扔进火葬场。他在这种时候无比想念自己远在美国的男朋友,如果奥塔别克也在这里就好了,这样他就不会被这对夫夫闪瞎眼了。

短节目结束后,维多利亚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将在明天的自由滑中倒数第二位上场。他们一起回到了官方指定的酒店。维克托去办理入住手续了,勇利递给尤里一个袋子。

“炸猪排饭皮罗什基。”

“别以为有皮罗什基我就会原谅你们!”尤里一把抢过袋子,急忙忙的拿出面包就开始啃。

“Вкусно!”还是皮罗什基最好吃了!焦躁的情绪被美食一扫而空,尤里露出了今天第一个超开心的笑容。

“尤里还真好哄呢!”维多利亚也吃着她的那一份皮罗什基,她看着尤里的笑容内心不知道在盘算着些什么。“如果奥塔别克不存在就好了哼!”她小声的嘟囔着。

“维多利亚,要叫尤里教练或者尤里叔叔。”勇利戳了戳女儿的发旋,眼神中全是宠溺。“还有,对奥塔别克不要那么有敌意!”看着女儿,勇利想起了那个15岁的尤里。

“才不要呢!”少女吃着自家父亲做的皮罗什基,脸鼓得像一只小仓鼠一样。

叛逆期的少女啊,也只有尤里觉得她性格好了吧。这个任性的样子明明就跟维克托一模一样。

勇利知道为什么维多利亚会对奥塔别克那么有敌意。自从别扭的尤里终于认清楚自己的内心之后,维多利亚就感觉自己不是尤里最珍惜的人了。与维多利亚的敌意不同,奥塔别克·阿尔京非常喜欢维多利亚,因为他认为维多利亚和尤里一样有着战士的眼神。

看着缠着尤里的维多利亚,勇利不经意想,维多利亚迟早会明白,她一直都是他们心中最珍爱的小公主。

当晚,维克托又想去游泳了,勇利想了想也陪着一起去了。

大冬天会去游泳的,除了克里斯还有就是俄罗斯人及其家属了吧。

“Yuri~我们一起拍照吧!拍照拍照!”玩的开心的俄罗斯人用奇怪的腔调说着日语,他整个人都扑在爱人身上,拿着手机不停自拍,然后传上SNS。很快,点赞从全世界蜂拥而来。

人到中年的俄罗斯老男人魅力依旧没减,作为编舞师的他有些时候还会给时尚界拍写真。穿衣的好品味以及几十年如一日的好身材,他总能成为时尚圈的宠儿。作为大学教授的勇利已经慢慢被大众遗忘,偶尔会出现在维克托以及维多利亚的相关报道中。他看了看时间,把维克托从泳池里扯了出来。

不顾没玩够的维克托,勇利给他裹上了厚厚一层毛巾。如果不盯着这家伙,估计又要感冒了。

“欸~Yuri~我还想再游会儿呢!”维克托的不开心就差写到脸上了。

“不行,会感冒的!”想到上次,还有上上次和上上上次,以及过往的无数次,勇利果断的拒绝了这个俄罗斯男人。他转过头面向维克托,水珠从他的头发上慢慢滑落,流过脸,又滑过下巴,最后滴在地上。

看着不满的爱人,勇利觉得这个家伙有些时候像个小孩子。他最后无奈地托起了维克托的下巴,说到:“我出差了那么久,维克托·胜生-尼基福洛夫先生不想我吗?” 

两人的身体贴的很近,近到维克托可以感觉到勇利的鼻息,他甚至能听到对方浅浅的呼吸的声音还有被冻到有些冰冷的皮肤下的灼热的心脏跳动声。维克托看到那双平时清澈的眼睛中混入了情欲的浊色。

维克托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邀约。

闷骚的日本男人只有在喝醉酒或者在他面前的时候才会完全展现出自己的危险魅力,而维克托沉醉于这种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反差,就像上瘾了一样。

当他俩洗完热水澡,吹干头发,滚到床上的时候,维克托认真的想,跟性爱相比,游泳又算得上什么呢。

勇利的领带被他随手拿了过来,他将爱人的双手绑在了一起,他看到未曾摘下的戒指在勇利纤细的手指上闪耀着光芒。

他凑过身去,虔诚的亲吻着那个戒指,就像亲吻着他的天神。


后记:

虽然说同人只剩下开车了可是开车实在不是我擅长的大家脑补就好了。

我唯一能开的车就是上文TheKiss(partb)那样了,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关于攻受,大家随意发挥。可以理解维克托把勇利绑起来干,也可以理解维克托把勇利绑起来自己坐上去。

      我去洗个冷水澡冷静一下,从凌晨三点到现在我整个人已经成为天上的烟花了。官方你可以。  

评论 ( 2 )
热度 ( 192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