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维克托/勇利 孤独前行 08

CP:维克托和勇利。本文清水,主要走剧情。可以自行理解攻受。

梗要:想要当教练的维克托来晚了,然而庆幸勇利跟着新教练到了莫斯科,一个距离维克托所在圣彼得堡700公里远的地方。下一个赛季的两个对手,如何勾搭在一起谈恋爱的故事。不管是痛苦也好,愉快也好,路都要自己走。花滑,是属于自己的战斗。

预警:OOC预警,非原著人物预警,维克托身世捏造预警。

不敢相信我更新了。我都以为自己坑了。一年过去了,还有人看就有鬼了。这脑洞真不好写。(捂脸)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正文:

时间飞逝而过,胜生勇利觉得自己已经开始适应在莫斯科的生活。比长谷津或是底特律更高的纬度,那些刮过脸颊的寒冷空气,甚至还有在寒冷的春天依旧光着腿走过大街小巷的年轻女孩子。这里就是维克托生活了27年的国度,他在呼吸着和维克托一样的空气,哪怕他俩还隔着好几个小时的车程。

他并没有因为这种地理位置的接近而觉得心满意足,他总在渴望更多,这也是他现在坐在狭小的经济舱的原因。

作为一个他自己认为的随处可见的花滑运动员,他只戴了一个口罩就出门了,当他在飞机上呼呼大睡时,口罩也有点脱落了。坐在他前面,有几个认出他的年轻小姑娘正在窃窃私语,拿出手机,就像他的好朋友披集一样偷拍了几张。

直到两三个小时后,当维克托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他才发现自己的睡颜被发在了Twitter上。甚至还有个tag,#胜生勇利的天使睡颜#。

这就十分尴尬了。冰迷论坛上甚至已经开始八卦,没有教练以及其他工作人员陪伴的胜生勇利从莫斯科跑去圣彼得堡做什么。

天杀的,当然是去见维克托!

一篇又一篇有理有据的帖子在论述这个论点的不可能性,比如他们其实接触不多,然而一切都比不上飞机上那几位年轻小姑娘过了几个小时后才上传的在接机大厅拍的照片。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作为人形发光体,哪怕戴着帽子和墨镜,都太好认了。而照片中,他接过胜生勇利的行李,他亲密地搂着胜生勇利,甚至趁着勇利不注意冲着小姑娘们露出灿烂的微笑。而后,讨论就变成这两个只同台竞技过一次,却从来没有合过影的选手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Damn it.

胜生勇利的脑海里只有这两个词无限循环,他只想着去见维克托而忘记了作为公众人物的维克托有多大的识别度。他这样的行为,与那些恋爱脑有什么区别。他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才看到line里面早就有了好几条朋友发来的问候,有披集、克里斯,甚至还有冰宅三姐妹。西郡和优子应该好好管好他们的女儿,不要让小孩每天放学后就去看八卦新闻。

披集,一如既往,仓促地得出了结论。“你们是在恋爱吗?恭喜我的挚友!”

克里斯:“我想念你的屁股了,可惜他们现在属于维克托。*xoxoxoxo”

冰宅三姐妹:“勇利你什么时候带维克托回来?妈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些人……真是……

勇利放弃抵抗的叹了口气。

对胜生勇利稍有了解的人,就会注意到他对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执念。而越亲近的人,就越知道胜生勇利本人是个多么纠结而又敏感的性格。指望闷骚的他在没喝酒的时候能够主动勾搭维克托,大概要做梦吧。所以,所有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勇利去俄罗斯,还跟维克托搅在了一起,考虑到他俩教练的对立性,考虑到他俩之间的距离,这还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

而现在,坐在车里的胜生勇利,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两只手牢牢地放在他自己的脸上,他现在只想赶紧滚回莫斯科,多一秒和维克托呆在一起,就有多一秒被网络上乱说的风险。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否认,在他内心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他对此感觉到愉悦。虽然他更希望在赛场上站在维克托的旁边,但是私下的关系,也让他觉得很心脏都要炸开了。

与自己的偶像同台竞技(虽然惨败),与自己的偶像住在一起好几天,甚至与自己的偶像还有些绯闻,这个世界还有哪个迷妹或者迷弟能像他这样呢?

维克托在开车,开着他那辆骚粉色凯迪拉克,他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用勇利:“中午了,勇利想吃些什么?”

“……”勇利并没有说话,他已经把社交网络上在讨论他俩的事情给抛开了,现在只剩下他过来的唯一一个目的。

“勇利?”维克托侧了下头,坐在副驾上的男人比他的个子要在小一些,刚刚通红的脸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他不能一直盯着胜生勇利看,毕竟他还要开车。

“可以……”胜生勇利终于开口了。“去冰场吗?就,先不去吃饭可以吗?我想给维克托你看看我自由滑的编舞。”

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却很有花滑选手的职业精神。

“我可是你的竞争对手哦!”维克托这样回答道。他一只手按开了电台,Beatles的曲子瞬间充斥了整个车厢,同时他的脚狠狠踩下了油门。超跑引擎声突然变大,然后一下子车就拐上了另一条路。后座力让勇利心跳加速。

“Love, love me do. 

You know I love you,

I'll always be true, 

So please, love me do. 

……”

音乐还在放着,勇利很少有坐在跑车上风驰电掣的时候,他看着路边的景色飞速的倒退,一辆又一辆的车被超过,最终他转过头,看着旁边银发的俄罗斯男人。维克托在认真的开车,眼睛专注的看着前方,他的车速很快,但他也开得很稳,他的嘴角还有些微笑。

维克托的话语参杂在音乐声中,勇利费了些劲才将那些破碎的语句拼在一起。

他听到维克托说:“坐好,勇利!我们去冰场吧!”

然后维克托又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冰场几乎没有人,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情况。

“我包场了,如果你觉得很惊讶的话。”维克托朝着勇利笑了笑。“勇利你应该并不想让人看到你的新编舞,除了我。”

维克托真是个天才,哪怕在对勇利的观察上也是。

他是对的。勇利必须承认。

维克托站在场边,手里拿着音响的遥控器,他笑得眉眼弯弯。,接着他冲着站在场地中央已经做好准备了的勇利挥了挥手。

可以开始了。

钢琴声从蓝牙音响中缓缓传出,而勇利随着音乐缓缓起舞。与原版相比,加入了更多的变化,特别是当钢琴声与小提琴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这是一首关于爱的曲子。他在与音乐大学女生沟通的时候,就提到了这一点,希望能够将与众人的相遇加进去,特别是与维克托的。他的这一个赛季,已经不简简单单只关乎他自己,哪怕是一厢情愿,他也希望能够给维克托一些灵感。下一个赛季会怎样呢?他不想去想,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这一个赛季,就是他最后的赛季。

这是第一次在维克托面前展示自己的编舞,虽然还略显粗糙,但他一点也不想搞砸了。他要表现得最好,他要投入自己最深刻的感情。他跳跃,他旋转。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哪里了,他只记得要舞蹈,要伸展自己的身体,将他的情绪狠狠的融入进去,那是最后一个赛季的拼搏,也是不舍与难忘。他一开始只给自己安排了三个四周跳,全在后半段。这真的太辛苦了。他能感受到汗水湿透了他的运动服,肌肉在叫嚣着疲倦。但是,竞技体育就是要挑战自我。他还要跳,他还要旋转,如果他的生命还剩下最后一丝火花,他也要将这火花燃烧在冰场上。还有一点点,要坚持到结束。

他一只手在心口,一只手遥遥指向在冰场边上的维克托。

结束了。

他大口喘气,向边上划去,接过了维克托顺手递过来的运动饮料。他已经决定好了,无论维克托对他的编舞有什么看法,最后这个动作他都不会变。不管维克托在不在那里,他都要指着那个位置,纪念这个编舞的初秀。

“真好呢!”维克托表明了自己对这首曲子的喜爱,接着他接过了勇利的跳跃安排表,饶有兴趣地看着上边的三个四周跳。“真是有野心的选择呢。不过我觉得最后这里可以更改一下。在最后的高潮,有一个四周跳会加分不少,就是对体力要求很高。”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只笔,挪了挪跳跃的顺序,将最后一个3T改成了4T。

看着有些诧异的勇利,维克托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小恶魔。

“勇利,你可以的吧?”

勇利可以对很多事情都没有自信,但在减肥和体力方面,他却有信心自己是世界级的。他狠狠地点了点头,并决心要把维克托更改过甚至只是提到的地方做到最好。毕竟作为维克托的粉丝,他也是世界级的。

“既然如此,我们来修改一些动作的细节吧!”

看着维克托恶魔一般的笑容,勇利吞了口口水。

最后结果就是,勇利累瘫在了冰场上。维克托就像一个超自我为中心的新手教练,玩得不亦乐乎,他拿自己当标杆,对于勇利做不到而他可以做到的地方感到质疑。这让勇利倍感压力。世界冠军的傲慢和任性在维克托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他能做的就是努力去跟上冠军的节奏。毕竟,这不是别人,而是全世界最好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啊!

这明明只是一个训练外的周末,勇利最后却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莫斯科。塔提亚娜很清楚他这周末经历了一个伪·半吊子新手教练的调教,很大方的给了他两天休息。

勇利躺在自己的宿舍里,还是像从前那样盯着天花板想着这个周末。一天在冰上的训练并不多,他不可能有长谷津那么好的条件二十四小时使用冰场,冰场的训练可是个奢侈品。他当时选择在底特律训练,也是因为美国的冰场对于运动员有补助。塔提亚娜身家颇丰,所以她能自己有个冰场给他和安德烈训练,但勇利心知这成本迟早会到他的教练费里,现在塔提亚娜居然还没有跟他谈这件事他觉得忐忑极了。要是没有比赛的奖金,那就难办了。而他现在还处于不确定的波动状态。

要赢得比赛,才会有奖金和名气。有了这些,才能有财团的赞助和代言。体育明星和娱乐明星有些时候又有什么差别呢?他早已决定这是最后的赛季,比完赛后,他可以申请深造学习,或者去冰协里当官员或者助理教练,甚至在家运营温泉酒店。教练费就算再贵,他心里也有谱,迟早能给出来的。

他甩了甩头,把这些现实的事情抛到一边。继续回想这个美好的周末,跟维克托在一起,哪怕是累死人的训练,也透露着“真香”的感觉。除开训练,他们还一起逛圣彼得堡了。这座坐落在涅瓦河三角洲上的城市充斥着历史与人文的味道,哪怕历经风雨,依旧耸立。他与维克托穿梭在古老的建筑之间,宏伟威严的冬宫和夏宫,瑰丽华美的滴血大教堂,他有一瞬间都觉得自己好像穿越到了百年前,一个东方旅人与他的本地向导。时间与空间错了位,他晃了晃神,终于看清了前方的背影——穿着巴宝莉风衣的维克托。

前面的人是真实的,他的心跳也是真实的。

他不想管旁人的目光了,他也不想管那社交网络上甚嚣尘上的传闻了。

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在回头看着他。

想到这里,他的双手捂着眼睛,呼吸急促。

这里那里,心里心外,全是维克托。

他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了。

 

什么时候能再见到维克托呢?


作者碎碎念:

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自己更新呢?(卷铺盖逃……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