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维克托/勇利 孤独前行 07

CP:维克托和勇利。本文清水,主要走剧情。可以自行理解攻受。

梗要:想要当教练的维克托来晚了,然而庆幸勇利跟着新教练到了莫斯科,一个距离维克托所在圣彼得堡700公里远的地方。下一个赛季的两个对手,如何勾搭在一起谈恋爱的故事。不管是痛苦也好,愉快也好,路都要自己走。花滑,是属于自己的战斗。

预警:OOC预警,非原著人物预警,维克托身世捏造预警。

抱歉这么久没有更新,我自己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最近还有新的事情在加入。压力比较大。希望我能赶紧找到自己新的生活吧。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另外,催更真是有用的。(捂脸)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

本来以为维克托回到圣彼得堡后他们之间的联系会变少,然而事情总是出乎勇利的意料。就像现在,他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弹出一条又一条Line的消息,全部都是来自一个人——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勇利~自由滑的编舞决定好了吗?”

“勇利?”

“勇利干嘛不理我?”

后面还跟了一个生气的维克托表情。100日元一套的表情包,可以在Line的商店买到。

这个人居然毫不羞耻的用自己的表情包。

勇利抽了抽嘴角,又将手机扔到一边。接下来他倒在床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几天前,维克托还躺在他旁边,而现在他们的距离又遥远了。只是一个星期,却能让人产生习惯,比如习惯睡觉时周围传来人体的温暖,比如习惯起床的时候被人拥抱在怀里。除了各种习惯,还有些事情也发生了变化,比如勇利对维克托开始有了些抵抗力。

维克托有些时候就是一个本质恶劣的家伙。在相处的一周里,勇利很好的认清了这个现实。对于很多人来说,偶像突然来到身边也许会觉得有些幻想破碎,然而对于勇利来说则不是,他憧憬着的维克托,并不是他脑子里臆想出来的一个完美无瑕形象,而就是维克托本人,实实在在的本人。“维克托就是这样的。”当和维克托相处后,脑海中就自然而然有这种想法。经常忘事也好,语出惊人也好,行事乖张也好,这就是维克托啊。维克托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没有任何的束缚。

看着维克托在冰上的样子,没有人还能比他更适合踩在冰刀上,也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在冰上起舞。当他起舞时,他会笑,他也会悲伤,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在诉说着什么的。当他伸出手,身体在冰场上舞动时,就像一只自由鸟。

冰场就是他广袤无垠的天空,哪怕是栏杆和围墙,也无法阻拦他站在冰场上,用舞蹈时而向人们展现大海,时而向人们描绘出城市,更别说那些忧伤的爱情、坚定的友谊,甚至悲壮的复仇。音乐是他的语言,动作是他的文字。冰场上,被他书写出迤逦风光,更有人生百态。这就是维克托的表演,你永远不知道他在下一个赛季要给你展示些什么,作为观众,只能为下一刻的惊喜做好准备。

想起维克托,这样勇利感觉稍微好了些。他这几天快疯了,在短节目编舞决定后就被塔提亚娜告知他要自己给自由滑选曲。众所周知,勇利就没有自己决定过曲子。本着鸵鸟精神,想拖一会儿时间,却发现催促他的人不止塔提亚娜一个,还有维克托。

维克托异常的关心他的这个赛季,从他给勇利发的消息数量就可以看出来,这让勇利倍感压力。当然他们也会聊些别的,像什么如何防止马卡钦偷吃的问题,以及被教练训斥该怎么办的问题。当然这都是些无解的老问题了,但是作为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的话题来收是非常合适的。至少,维克托是这么认为的。

此时此刻,他正郁闷的看着手机。

“尤里,勇利半个小时没有回复我了!”

旁边金发未成年人几乎一点就炸。

“关我屁事啊!”他翻了一个大白眼,“啰嗦死了老头子。”

维克托没有像以前那样哈哈大笑,他用手托着头,显然陷入了苦恼。

“恶心。”刚过完15岁生日没多久的尤里·普利赛题扔下这两个字,就赶紧离开了更衣室。在他看来,维克托就像一个陷入恋爱的白痴,而对象还是另一个Yuri。

胜生勇利,想到这个人的一瞬间他就想起了去年的GPF,居然躲在厕所里哭,太逊了,甚至连四大洲和世锦赛都没有参加。这样的人,不就是发了一个视频吗?维克托还跑去给他编舞。

一股无名火突然从他心中冒了起来,俄罗斯的不良少年气愤的踹了旁边的垃圾桶好几脚。踹完之后,他转头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在,所以不会被训斥,这让他心情好了一些。

“金牌一定是我的,才不会给老头子和家畜呢!”一把抓起豹纹的背包,他走出了体育馆,冰冷的空气拍到他的脸上。

他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另一个Yuri也跟他一样看着这片慢慢变得阴暗的天空。不同于尤里的势在必得,勇利还沉浸在对自己的不自信中。

维克托的话,如今会怎么做呢?桌子上放着厚厚的歌单,一条条黑线划掉上面一首首曲子,线条如同扭曲的怪物,张着大嘴想要将人吞噬掉。不想求助维克托,哪怕他的手机上面好几条未读信息都是维克托发来的,也不想找塔提亚娜。

他还有谁能够求救?他还有谁能够信任?

他蜷起腿,将脑袋埋在膝盖中间。

谁来救救我呢?

电话铃声响起。胜生勇利的表情有些讶异。他从被子中找到被扔在一旁的手机,看到了上面真利姐的名字。

偏偏是这种时候。他不由得这样想,在他最难受的时候。

不过,不能让家里人担心。

他强迫自己露出笑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接通了电话。

“真利姐吗?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日本现在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吧。

“啊勇利!爸爸今晚又喝酒了,吵着要给你打电话,我没有办法只好给你打电话了。”胜生真利的语气听上去非常无奈。马上,电话里就传出了胜生利夫的声音,喝醉了酒的他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清楚的话,但是勇利还是捕捉到了几个词语,像是“不要有压力”、“加油给世界看看九州男儿的力量”还有“爸爸会一直支持你”这样的话。

“谢谢你,爸爸!”勇利的眼角有些湿润,他甚至需要努力控制自己才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些。这样的伪装对酒鬼很有用,但对清醒的真利姐却不会这样顺利。

当勇利听到电话那头开始安静下来时,他就知道真利姐已经发现了他现在这种不对劲的状况。

“真利姐?”

“安心,我不会问你发生了什么的。”真利这样说。勇利甚至能想象出姐姐靠在墙上,抽着烟说话的样子。老家的温泉旅馆,是木结构的房子,那里的每一个角落勇利都能在自己的脑海中描绘出来。

勇利没有说话,他只是觉得眼角又更湿润了些。

“一个人在俄罗斯,很辛苦吧。”

“勇利你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跟家里说。我们都知道的,你不想让我们担心。”

“但是啊,今天我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大概是因为我也喝了些酒的原因吧。”真利笑了笑。

“所谓的家人,不就是能让彼此依靠的存在吗?”

“勇利你现在一定又遇到什么压力了吧。”

“不管是我,还是爸爸妈妈,美奈子老师,还有西郡一家。啊!三姐妹你之前也见到的。大家都在支持你哦!”

“不要装作看不到我们的爱啊。” 

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了。

“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个爱哭鬼啊。”

最后他听到真利姐说:“想做什么,就去努力做吧。”

他的人生中少有被逼迫到现在这种地步的时候,真利姐的话语给了他一些力量,这些力量让勇利下定了决心。

当他整理好心情后,勇利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切雷斯蒂诺。

自顾自的解除了合同,自顾自的回到日本又来到俄罗斯。如果说勇利觉得没有处理好的,那就是切雷斯蒂诺,他的心中对这个前教练充满了愧疚。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呼叫。

哪怕横亘着时差,电话也很快接通了。

“Ciaociao~!”充满活力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勇利,好久不见~要来跟披集打个招呼吗?”

勇利捏紧了手机,最终咽下口水。

“抱歉,切雷斯蒂诺,我本来想早点给你打电话的。”

“为什么要道歉?勇利,你做的很好。怎么,这次有什么事情吗?”

“嗯,关于我下个赛季的自由滑……”

听完勇利讲述,切雷斯蒂诺有些惊讶。

“啊,真是没有想到塔提亚娜居然会让你自己选曲子。看来她复出后,执教风格也变化了呢。”

勇利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塔提亚娜有些方面跟从前的传言并不太一样,但是那种铁血的风格还是没有变过。

“我记得勇利你只有一次给我听过你想选的曲子吧。”

“嗯。”那个音乐大学的女生写的曲子。

“为什么勇利你不坚持呢?”

沉默。

“我记得那首曲子当时表现力不太够,现在勇利你有什么想法吗?”

“抱歉,没有。”勇利低下了头。

“勇利,你不需要什么事情都道歉。在我看来,你为什么不把那首曲子再改改呢?”

“欸?”勇利又觉得有些心虚了,当时找别人写好曲子,最后却没有用,现在再去找她改曲子,对于他来说真的很困难。

“我把手机给披集啦!”切雷斯蒂诺自顾自的结束了他俩的对话。不到一会儿,勇利就听到了披集标准的泰式英语。

与朋友的聊天总是愉快的,特别是披集还告诉勇利那个女生不是很在意没有用上这首曲子的事实。最后,披集答应去帮勇利去问问那个女生能不能重新编曲,然后他们就挂了电话。

在这样的异国他乡,久违的温暖包裹着他。

在真利姐给他打电话之前,勇利一直装作看不见自己周围的爱,明明周围的人都一直在尽他们的全力在包容他,而他却沉浸在冰上那个孤独的世界,忽视了是因为爱他才能站在冰上这样的久。

如今的勇利,也发现了,爱不应该是一种重量,爱应该是支撑着他往前走的力量。他不敢忘记自己在机场说出的豪言壮志,他还有太长的路要走,那是他和维克托的约定,什么都可以没有,自己在这条孤独的路上绝对不能垮掉。这几天一直困扰他的选曲和赛季主题似乎就这样轻易得到了答案。

他拿出手机,订了下下周去圣彼得堡的飞机票。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维克托了,不仅仅是因为短节目的编舞动作需要维克托帮忙纠正,还因为想等曲子写好后给维克托听一听。


(放个大雾小剧场)

第二天

勇利:啊忘记回复维克托了!啊这么久没有回现在回感觉很微妙,算了不回了吧。

维克托:尤里!勇利一个晚上没有回我!今天早上也没有!QAQ

尤里:滚!

评论 ( 17 )
热度 ( 57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