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维勇】那些显而易见的小事(短篇,一发完)

此篇又名:一卷厕纸引发的血案

-----------------------------------------------------------

这是第几次了?

勇利看着空空如也的纸巾盒,突然有些生气。他坐在马桶上,不自觉开始思考起人生。自从他来到圣彼得堡后,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维克托在用完厕所纸巾后从来不会去拿新的纸巾,然后每次中招的就是他。

替换的纸巾放在一个堆杂物的小房间,要先从主卧的厕所出去,然后经过客厅,再拐一个角。

维克托今天出去跟朋友一起玩耍了,家里除了他就只有一只马卡钦。他总不能指望一只狗帮他拿纸巾,哪怕这只狗就蹲在厕所外面蠢蠢的吐着舌头。

最后,他像往常一样,把衣服脱了,扔到架子上,然后走到了用玻璃隔着的浴室。

在洗澡的时候,他的脑海中飘过很多的想法。除了一会儿要去拿纸巾,给马卡钦开罐头之外,就是不能对这样事情再容忍下去。

他必须要和维克托这个生活白痴讲清楚,在新的钟点工到来之前很多事情必须由他俩自己做。

维克托回来的时候非常开心,他的头上甚至戴了一个非常蠢的热带风情帽子,脖子上还挂在花环。现在的他只需要换上短袖、印花短裤和人字拖就能轻易出现在热带的每一个海边并且毫无违和感。

“勇利~马卡钦~我回来啦!”在进门的一瞬间,他用蹩脚的日语大声的说到。他指望着勇利能站到门口给他一个爱的拥抱,然而这么做的只有马卡钦一个。一米八的男人很轻易就被这只大狗扑到在地,幸好玄关铺着预防这种状况的厚地毯。马卡钦开心的舔着他的脖子,弄得维克托很痒。

“哈哈哈哈哈哈马卡钦!”他抱着陪伴了他十几年的狗狗,在马卡钦头上留下一个吻,便站了起来。

勇利并不像往常一样来到门口接他,维克托内心稍稍有些失落。

大概是有事情出门了吧,毕竟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他蹬开鞋子,任由那双几千英镑的皮鞋在地上胡乱放着,又将凯迪拉克的车钥匙往鞋柜上一扔,发出“咣”的一声。

今天的派对无疑是个成功,他甚至见到了曾经的同学,与朋友叙旧无疑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惜勇利没有去。下一次也许可以在家里开派对,叫上尤里奥、米拉和雅科夫他们。

要有花,要有香槟(记得别让勇利喝太多),还得有些自助餐。

他哼着小曲儿,不到一会儿他已经想好了大致的派对安排。

他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啪哒”一下,客厅的灯全亮了。马卡钦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欢快的冲向沙发上唯一坐着的人,反而有些不安的在维克托身后走来走去。

胜生勇利正在看着他。

胜生勇利正在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胜生勇利坐在单人沙发上,手交叉放在腿上,正在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如果给维克托一些时间,他能将这一句话扩写一百字。要不是气氛不对,他真想直说勇利现在这种表情真性感。

“勇利?”

勇利是不是生气了?维克托不明所以。

“维克托,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维克托脸上那些表情全部消失了,他站在客厅的入口,又想起了去年GPF决赛的时候。不好的回忆让他今天的好心情全然消散。他忍不住想是不是勇利又做了什么决定然后直接通知他。在执行做好的决定这方面,胜生勇利跟一个暴君并没有什么区别,果断、偏执、一意孤行,还很喜欢自说自话。

他没有说话。勇利也没有。只有马卡钦在不安的“嗷呜”着。

最后还是他打破了沉默。

“勇利要离开我了吗?”他难过的说。派对的酒精在他的身体里肆意捣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这样的想法冒出来。

是因为今天没有跟勇利一起去玩吗?还是因为这几天做太多次了?可是他就是在渴求着勇利,想跟他的身体再多一些接触,想亲吻他的嘴唇,想抚摸他的每一寸肌肤。他也喜欢勇利笨拙的手在他身上乱摸的感觉,亚洲人细嫩的双手总会给他敏感的身体带来一次又一次的颤抖。当他们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勇利的头发总会轻轻拂过他的身体,那种有些毛刺的感觉,让人有些难受又欲罢不得。

出乎他的意料,他看到勇利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勇利甚至睁大了眼睛。

最后勇利颤抖着说:“为什么这么想呢,维克托?”

眼泪顺着勇利的脸庞流了下来。

“你不相信我吗,维克托?”

俄罗斯人也一下慌了,他的双手在身前不停的摇着。

“不,不,不,我没有勇利。”他急忙解释,却看到他的男孩低下了头。

最后他直接抓住了勇利的肩膀,整个人扑进了勇利的怀里。他将头埋在勇利的怀里,他看不到勇利的表情,勇利也看不到他的。

“不要离开我,勇利。是不是因为今天我没有陪你一起玩所以勇利不开心了?”

“还是因为上次我偷吃了你的零食?”

“还是因为前天偷偷出去喝酒?”

勇利听着他的男朋友一件一件细数他所不知道的事情,他没有打开零食柜所以不知道零食被偷吃了,前天他正好有事出去所以没有发现维克托在训练期间喝酒了。

本来,他只是想说厕纸的问题。

他现在只觉得又气又笑,维克托并不是不相信他,而是自己清楚自己做了些什么。

他用力的抓住维克托的肩膀,将维克托推开,并微笑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

“维克托,你瞒着我干了多少事情?” 

看着瞬间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的恋人,有冷汗从维克托头上流下。

 

第二天,全冰场的人都知道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小秘密们曝光了,比如偷偷出去喝酒,偷偷给马卡钦加餐,偷吃勇利的零食,偷偷收集勇利以前的黑历史杂志甚至还买了一堆以他们俩为主人公的本子。

俄罗斯的传奇,世锦赛六连霸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今天就像一个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无心训练。与之相比,是勇利令人惊奇的好状态,今日训练4F的成功率非常的高。

“尤里奥,你知道他俩发生了什么吗?”米拉忍不住八卦。

“哈?我怎么知道这两个老男人发生了什么。”大写的嫌弃就快从尤里奥的脸上溢出来了,“可能是他偷偷干的那些事情被炸猪排饭知道了吧。”

是的,这些小秘密除了勇利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因为他们都帮维克托抢过本子。

“维恰,如果你今天状态不好就不要训练了!”雅科夫生气的咆哮,然而维克托也就站在那里默默的听着,不像从前直接“哈哈哈哈哈”的笑着走开。不听话的学生突然变乖,这下,连雅科夫也不知道该怎么训斥他了。

最后雅科夫找上了勇利,知晓了原委。他拍了拍勇利的肩膀,情侣内部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更何况这就是维克托自作自受。

“还是不要太影响训练了。”雅科夫转过身去,接着他努力控制自己脸上的笑意,带着一种扭曲的表情继续训练学生。

训练结束后,勇利从停车场里把车开了出来,维克托就站在训练场的门口等着他,不时会有路人跟他合影还有要签名,然而都被他婉拒了。

黑色的奔驰稳稳停住,维克托打开了车门坐了上去,他们俩依旧在冷战中,这种不说话的感觉并不好受。

车稳稳的行驶着,跟开车随意的维克托比起来,勇利开车非常稳当。没过一会儿,维克托就发现勇利并没有朝家里开,反而拐上了另一条路。最后车停在一个公园里。

他们下车,在公园的湖边随意的走着。夏日的圣彼得堡,风和煦的吹着,少有的阳光照在水上,一片波光粼粼。维克托迫切的觉得自己需要去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状况。他受不了这种状况了,昨晚也没有抱着勇利一起睡觉,今天一天也没有说话。

当他交待完自己的小秘密,他就发现勇利生气了,然后就是冷战。甚至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勇利昨晚要跟他讲的事情是什么。其实他也有些生气,他昨晚还特地为了勇利很早就回来了,没有想到最后是这样的发展。

维克托停下了脚步。勇利也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看着后面的维克托。

俄罗斯人就站在那里,风轻轻撩起他的银发。

“对不起,勇利。我不应该瞒着你这么多事情的。”

“我不该偷吃你的零食,我不该偷偷给马卡钦喂食物,我也不该在训练的时候偷偷出去喝酒。”

“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我都很抱歉。”

他往前走了一步,张开双手将面前的男人拥入怀中。

“原谅我好吗,勇利?”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短暂的几秒钟就像是在审判他一样。

最后,他还是得到他想要的。勇利也伸手抱住了他。然后,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两个人抱在一起傻笑。

“因为这种事情吵架,我们好幼稚啊。”

“嗯,是啊。”

不同于来时的一前一后,走回停车场的路上,他们紧紧的握住了彼此的手。

当晚,他们亲吻着,将雅科夫说过几百遍的训练期间要禁欲的要求给忘得一塌糊涂。事后,维克托抱着勇利躺在床上,进入贤者状态的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他们的关系又恢复到了寻常的样子。如果两人之间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那就做一次;如果还是不能解决,那就做两次。

“勇利。”

“嗯?”

“昨晚,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呢?”

勇利笑了出来,他转过去看着自己的恋人。

“我请了新的钟点工,家里的杂物他会帮忙整理的。”后面还有一句是“厕纸也会帮忙注意换的”,但是勇利并没有说出来。

“就这样?”

“嗯,就这样。”

“我们过几天办派对吧!”

“好,都听维克托的。”

他们躺在床上大笑着,这些不过是生活中最微不足道的小事,只会给他们带来一点波澜。日子还是要继续,哪怕吵吵闹闹,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牵着彼此的手走向光明的未来。

------------------

另一个世界发展是这样的,在啪啪啪之前。

当维克托把衣服脱下,扔到一旁的时候,他偏着头对着勇利说:“说起来,昨晚勇利想跟我说什么呢?”

“我想说你要记得换厕纸啊傻逼!”

瞬间阳/wei

(大雾脑洞,不要当真)

评论 ( 13 )
热度 ( 101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