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YOI x 全职猎人 维克托x勇利 成为胜生勇利

全职猎人paro  (Hunter x Hunter)

本篇为维克托x勇利 Darkness 的前传。推荐从Darkness开始食用。本篇前面一小截时间上接Darkness。这篇center基本就是胜生勇利,关于勇利如何变成这样的勇利,维恰出没其中。

画家维克托/猎人勇利

高能提醒!三观不正预警!!!其他人物死亡预警!有些解释涉及剧透放到文后。严重OOC,两人均黑化严重。关于CP,这是维克托和勇利,本文全篇没有r18,我自己甚至没有站定攻受(一直在纠结)。除此之外,我默认会看这篇的都看过猎人了或者知道猎人的设定。接受不了上面的就关了吧,对你好对我也好。

原著维克托和勇利之间有着美好的感情。爱情是他俩的,ooc是我的。猎人设定我很多也记不太清楚了(老贼你快更新啊),遇到一些不太对富奸老贼的设定就当作我私设吧。

如果看这篇有任何觉得不适或者被冒犯到的感觉,我很抱歉。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

确定要看?往下吧。

-------------------------------------------------------

01

什么是幻影旅团?

对于这个世界99.99%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陌生的名词。

“是旅游团吧。”

听到这个名字的人总会这样想着,然后脑海里就会出现那些奇妙的东边岛国、友客鑫的天空竞技场还有揍敌客家这些著名的旅游胜地。然而对于剩下的人来说,这四个字伴随着血液和死亡,甚至,更为简单一些,蜘蛛。

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儿?蜘蛛头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能建立起这样一个肆无忌惮的杀戮团体?

问题,那是无休止的问题。缠绕在每一个对幻影旅团好奇的人身上,一如那逃不脱的蜘蛛丝。

“没有想到居然有你对里世界也感兴趣的一天。”秃顶的老人将一叠资料扔在了桌上,上面鲜红色的印章显示着这份文件的昂贵程度。

“啊~Thank you~Yakov~”银发的男人抓起自家贵宾犬的一只爪子,向老人挥了挥。脸上的表情毫无阴霾,一点也不像一个被偷光画作的艺术家一样。

“尤里被偷走了你还是这种表情吗!维克托!”雅科夫怒吼着,他甚至少有的叫了维克托的名字,而不是昵称。

“没有关系哦,尤拉齐卡会被‘好好的’‘保存’的。安心,雅科夫。”银发男人这么说着,特别强调了两个单词。他拍了拍宠物的头,站起身拿起来桌上的资料,眼光停留在封面的那张照片上。

那是一张偷拍的照片,而且拍照的技术非常的好,只是并不知道这个偷拍的人是否还活着。阳光照耀在黑发男人的脸上,他正坐在旅游小镇路边的咖啡馆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书。他的表情非常的安静,嘴角似乎还有些微微的上扬。就像维克托昨晚最后看到他的那样,黑白西装,黑色领带,头发撩起来固定在脑袋上。唯一与维克托印象有些不同的是眼睛的颜色。那是双相当好看的红棕色的眼睛,谁能想象出看上去如此澄澈的双眸会流露出粘腻而浓厚的黑暗,就像世间所有的恶意形成的黑泥一样。然而,太黑了,反而又显得更加纯净了。

维克托一直在看资料,他甚至没有在意雅科夫就这样生气的离开了他的画室。他的手指从照片上拂过,从头发开始,一直到眼睛,最后手指在勇利的眼睛上抚摸着。

轻轻的,一下,又一下。

他的,Eros。他的,胜生勇利。

曾经的,一个纯洁善良的富家少爷。

如今的,一个穷凶极恶的A级盗贼。

“Amazing,你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呢?”维克托轻语,然后他转过身去,看着架子上那一幅在一周内画好的画。

他拿起画笔,蘸上纯黑的颜料,一笔一笔,将整幅画作抹去。这样的拙作,配不上他的Eros。

还缺了什么,还需要点什么。

就在维克托想尽办法调查胜生勇利的时候,被调查的人则坐在飞艇上,他早已与他的团员分离,并准备前往一个秘密的小地方。

少有人知道,或者说根本没有人知道。胜生勇利,他有一个安全屋,就在优路比安大陆的北部山区里。这个地方鲜有人迹,隔着十几公里的地方才有几个零星的小村庄。从友客鑫,坐三四天的飞艇,才能到最近的大城市。然后,还需要开两天的车才能到达他的安全屋。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跑着过去,毕竟对于念能力者来说,跑步可以开车快很多。旅团的人只知道他们的团长每次集结之后会消失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会来到这个地方。他推开别墅的房门,入目就是一幅印象派的画作,那是维克托在十几年前的一幅尝试性的画作。他很喜欢,就摆在了进门可见的地方。

这个地方,与其说是一个安全屋,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的美术馆。每一面墙都用来放上同一个画家的画作,甚至不只有画作,还有各种海报和报纸剪报,用价值不菲的画框精心装裱起来挂在墙上。他从附加了念能力的口袋中拿出了那副他想要了很久的画《冰上的尤拉齐卡》,并将画挂在了他早就留好了的位置,一个能照射到夜晚月光的地方。

最后,他坐在了屋子中间的那把椅子上。

这个美术馆,他是唯一的观众。

独自一个人的时光总是能想到很多很多的事情,哪怕有些时候是他,也会回忆起过去,特别是在见过维克托了之后。

他越发确定维克托不记得了他了,不然画家不会是那个反应。

有谁会记得呢,那个已经被毁灭的家庭,那个胖嘟嘟的小孩子。

 

02

年少的胜生勇利曾经听他妈妈宽子说过,他们家来自东方的一个岛国。曾经世代经营温泉旅馆,后来由于国内的政治动荡,从勇利的太爷爷那一代开始就来到了优路比安大陆,继续自己的老本行,干起了酒店行业。直到这一代的家主胜生利夫,胜生家的酒店已经有相当大的规模。他的上面有着能干的姐姐,被当作继承人来培养。至于勇利,作为家中老二,总是能享受愉快的没有压力的时光。不管是宴席还是舞会,光芒都在姐姐真利身上。

他不需要去学习什么困难的酒店经营,他只需要看看文学和艺术,或者任何他想学的无伤大雅的东西。他喜欢滑冰,父母给他包下了冰场的一个时段让他每天可以去冰上滑一滑。他还喜欢舞蹈,母亲也为他请来了大学时的前辈美奈子来教导他。在母亲的熏陶下,他甚至爱上了艺术。他的母亲很为他自豪,因为他从小就对美丽的事物有着自己独特的判断。对于他来说,他的家人们是美的。他的家人们似乎有着世界上最美好的特质。明明已经开始触碰到了一些人的蛋糕,却依旧挺直了腰杆做一些正直的事情。现在想来,也难怪那些刀锋会划过他们的身体,让温热的血液从刀口中喷出。低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还没有自保能力却有着让人眼馋的金钱。明明是这样黑暗的世界,却还相信着光明吗?甚至他的父亲,在死之前还呼唤着神明的名字。

有用吗?没有啊。

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神明。

如果真的有神明,那也不是拯救世人的神明。存活于世的,应该是美神。

那是他还没有被扔到流星街的时候,他从家里的小角落里爬了出来,意识模糊的塞了些钱在自己身上,然后踩着血泊,来不及悼念他的亲人,就被迫逃出他家的庄园,当他跑远之后,他回头看见的是滔天的火光。

再之后,那是流浪,是饥饿,是每天都走到酸痛的小腿。钱很快就花完,他被迫坐在路边学着别的乞丐那样乞讨,他有被其他小乞丐打过,也有被一些恶毒的大人抢过食物。曾经干净整洁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洁白的小脸也沾上泥泞。当他寂寞的坐在路边,他觉得自己快要死的时候,一双手伸到了他面前。

“你要吃皮罗什基吗?”银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前,比他大几岁的孩子冲着他微笑着,手里是一袋子皮罗什基。

“谢谢。”

然后勇利接过了袋子,像是饿死鬼一样将食物吞入了腹中。不吃完就会被人抢,他没有什么能够保护自己的方法。他认识面前这个男孩,在一个宴会上。这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从小就被认为最有可能继承老师雅科夫的衣钵,是一个有着卓越艺术天赋的人。当时,有些害羞胆小的勇利并没有跟维克托有太多的接触,但是无疑,他牢牢记住了维克托,哪怕维克托见面第一句话就叫他小猪,也没有办法湮灭维克托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这是他见过最美丽的人,在之后的每一次宴会他都盼着可以再见到维克托。然而没有想到第二次见面居然是这样落魄的情况。

“说起来,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维克托问道,他天蓝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勇利,他总觉得面前这个男孩有些眼熟,但是他想不起来是谁。

咽下那口面包,低着头的勇利摇了摇头,他不敢看维克托,他知道自己身上有多脏,他并不想用这样的形象接近他喜欢的维克托。然后维克托就被找人找了很久的雅科夫带走了,哪怕走远了还能听见雅科夫的咆哮以及维克托毫不在意的笑声。而他呢,路边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而已,并不值得注意。

至于流星街,那就像一段奇幻的旅程,一如他之前的每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一样,都永久的改变了他的人生。皮罗什基并没有管多少天的饱,他最终还是饿晕在了垃圾堆上。再醒来,连地方他都不认识了。他从一个垃圾堆被扔到了另一个垃圾堆,另一个延绵不绝的垃圾堆。

他醒来时就看到两个比他稍微大点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正在争吵,男孩认为勇利对于他们毫无作用只是累赘,而女孩,似乎还有些善良,不忍心勇利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存活。对于几岁的小孩子来说,想在流星街活下去的最好办法就是抱团。勇利听着他们争吵着自己的去留,在生命的逼迫下,他说:“请留下我吧,我体力很好,会帮上你们忙的。”

“就你吗?一个快饿晕的胖子?”男孩这样说着。过了会儿,勇利才知道他们一个叫做西郡,一个叫做优子。是优子将他捡回来的,西郡虽然非常不开心自己有了一个负担,但是还是把食物丢给了他。

发霉的面包,跟他之前吃过的皮罗什基一点也不一样。哪怕在流浪的时候,他也没吃过这么糟糕的食物。但是饥饿早已剥夺了他的理智,折磨着他的胃,让他无比的痛苦。当他痛苦时,当他穿着防护服在垃圾堆里翻找着每天扔下来的新垃圾时,他就会想起他的从前,想起那些建筑、衣服首饰、画作、文学甚至维克托,现在面临的这些都是丑陋的,那些才是美的,这些美的事物似乎能给他带来一些慰藉,他才能从这痛苦的世界中找到一些喘气的地方。

 

03

当生活都是无边际的绝望的时候,只能自己想想那些犹如萤火般的光明,在那微小的光芒中前进、前进,向着未知的前方前进。

对于刚入流星街的胜生勇利来说,这确实是有用的。过去的回忆以及优子善良的天性让他又久违的感受了温暖。他甚至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上优子了,这个总是在帮助他、鼓励他的女孩。优子会很耐心的教导他如何在垃圾堆里找到最有价值的东西,并拿去交换食物等有用的东西。西郡也是,虽然他的态度非常差,但是在分食物时从来没有少过勇利,有些时候还会一边说着嘲讽的话一边给勇利多塞点面包。流星街有着自己的一套循环再生的办法,只要他们好好捡垃圾就总能想办法活下去。他们三人住在一栋破旧的小屋里,有些时候会下雨,雨里总会有种酸酸的感觉。优子和西郡不知道从哪里又弄到了一套防护服,现在他们的三套防护服还有这个勉强能落脚的房子就是他们最珍贵的东西。

勇利学的很快,他本来就很聪明,现在更是能从垃圾堆里最快的找出有价值的东西去兑换流星街里专用的货币等价物。效率也是美学的一种。就连西郡也夸他“胖子果然还是有些用的”。他还记得那个晚上,优子数着他们所拥有的东西,然后期待的畅想起未来。优子说,再这样下去,再过几个月他们就能凑过搬入中心区的钱,能在那里接受到教育。西郡和他都笑了起来,想想那就是美好的生活。

然而,太弱小了。他又一次面对倒在血泊中的亲密的人。杀死他们的,是妒嫉。他还记得见过杀死优子的这个人。这个人曾经濒临死亡,是优子给他上了药。这个人和他的同伴们比他们三个强大太多,第一个死掉的是为了保护优子的西郡,接着就是优子。他又一次幸存,因为他在分辨那些垃圾的价值时非常有用。

“这个小鬼怎么了?”

“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真是没用,杀了算了。”

红棕色的瞳孔开始失去焦距,勇利感觉到身体中有些如同气流一样的东西在急速的流出,就像生命力一样。

留下来!留下来!他在心中绝望的呼喊。

他还想活着。

他想起了利夫、宽子、真利。利夫死前呼喊着神的名字,宽子死前在求歹徒放过她的孩子们,然后下一秒真利的头就与她的身体分开了。本来在玩躲猫猫的他,在角落里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被迫看着这一切发生。当他流浪时,他知道他们家曾经友好相处的朋友们露出丑陋的一面抢着胜生家的财产,甚至没有人关心消失的胜生家儿子。

他们都太好了,然而好有什么用呢?这些大众认为正确的东西,带来了什么好处吗?利夫也是,宽子也是,真利也是,优子也是,西郡也是。总在不该有善良的地方拥有了善良。他们被自己的价值观束缚了,那就是枷锁,那就是杀害他们的真凶。

这样的世界,这样的良知,只会让自己死亡而已。

他周遭的生命力似乎慢慢稳定了下来,开始随着他有意识的操纵环绕在他的身边。他的眼睛里重新有了焦距,他看着前面这几个人。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催促他给出一个答案。

如果他们是极善,那我就是极恶;如果他们是克制,那我就是为所欲为;如果他们是等价交换,那我就是单方面的抢夺。没有什么好遵守的规则,除了美学。

破旧的小房子很快多了几具尸体。勇利感觉到血液流过自己手心,什么感觉也没有。他一片淡然,站在一片血泊里。曾经的他从血泊中逃开,而现在的他站在这里。

这是一个全新的胜生勇利了。

 

每一个新的念能力者都会被流星街的中央议会所搜罗,然后带回中央区。是大人,就会被派发更有价值的工作;是小孩,就会被送去念能力者的学校,最后出来成为保镖或者杀手。他有了新衣服,他可以看他喜欢的书,他可以吃饱饭,他可以在相对安全的地方练习自己的念能力。他的同期依旧各自抱团甚至内斗。这一切都太无聊了。他想建立一个新的团体关系,一个长久的不会灭亡的关系。

谨慎选择后,他向同期中一个孤僻的金发女孩伸出了手,就像曾经优子对他的那样。

“我叫胜生勇利,你呢?”

女孩子似乎有些惊讶,她犹豫了许久,终于握住了勇利的手。

“我叫派克诺坦。”她说。

 

04

所谓的悲剧,就是将一切人们觉得有价值的东西毁灭。

胜生勇利又想到了这句话,他不自觉的在自己的安全屋里睡着了,似乎又想起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利夫、宽子、真利、优子、西郡。这些人最终都只成为一个符号。现在的他,有一个为所欲为的旅团。你说,他的一生是悲剧吗?那些普世众生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都一点点的从他生命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疯狂大胆的做法与冷静无谓的杀戮。他是不是应该伤心?他是不是应该绝望?他是不是应该沉浸在痛苦中呢?

别开玩笑了。他的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温柔似水般的笑容。你很难去描述这是一个怎样的笑容,就像他完全不把那些悲痛的事情当作一回事一样,就像他愉悦的去接受那些粘腻恶心的过去一样。那些回忆早已变成他躯干的一部分,像是血液一样在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流淌,而他接受着自己过去的一切,如同他爱着他的一切美学。

正对着他的墙壁上挂着一大幅海报,花园里银色长发的男人抱着一只巨型贵宾犬。勇利站在海报面前,他的手最终停留在银色的长发上。

神是不存在的。

而,美,是永恒的。

-------------------------------------

后记:

1、本来只想写darkness那一篇就完结的,结果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个故事。大概会在一个我也不知道的时候掉落这一系列的结局,也就是Darkness的后篇。会快速过剧情,直到最后俩人会怎样结尾呢?(漫画里团长正在被西索追杀,目前设想里有这一幕出现)

2、这文的设定里勇利是幻影旅团团长,库洛洛·鲁西鲁并不在这个世界里存在。原著猎人世界的AU(一个AU套一个AU,你够了)。我有想过如何圆我之前那个短篇的设定,所以才出现了这样一篇前传。

3、有些时候自己写下这些文字自己都觉得有些受不了,发出来都是诚惶诚恐,甚至不期盼有人能看这篇,大概就是这种鸵鸟心态。感谢在Darkness评论问我有没有前传的妹子,不是你们的话我也不太想写下去。

4、这就是两个神经病谈恋爱的故事,追求Eros作为自己缪斯的画家维克托以及抛弃了一切真善独独放不下对美学(维克托)追求的黑化迷弟勇利。然而他们开始有感情的剧情还在后篇。后篇也是继续把全部包袱抖出来。后篇的名字叫做《杀死胜生勇利》,不要被题目吓到,目前的设想真是HE。。

5、如果这文让你觉得冒犯了你喜欢的人物,我一万个道歉。想看甜甜的勇利和维克托可以去看看我写的另外的短篇(not alone那个系列),原著向小甜饼,包含着我对这对cp最真挚的感情与期望。或者你们可以直接把间接性抽风的我拉黑。

6、谢谢看完我的罗里吧嗦。本来想庆祝三百粉加更的,没想到最后写了这篇。谢谢各位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估计这篇要吓跑的一堆人。(捂脸

评论 ( 18 )
热度 ( 64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