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维克托/勇利 孤独前行 04

CP:维克托和勇利。本文清水,主要走剧情。可以自行理解攻受。

梗要:想要当教练的维克托来晚了,然而庆幸勇利跟着新教练到了莫斯科,一个距离维克托所在圣彼得堡700公里远的地方。下一个赛季的两个对手,如何勾搭在一起谈恋爱的故事。不管是痛苦也好,愉快也好,路都要自己走。花滑,是属于自己的战斗。

前文:01  02  03  后续:05

前情提要:看到勇利视频的维克托只身来到了莫斯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先说明一下,我写这文的目的是为了探讨跟原著不一样的另一种可能性,剧情参考原著但是由于前提变了很多所以会有挺多变动。前面三章我想塞很多东西进去(甚至混有我个人更新时的情绪),但是我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从这一章开始调整自己,看看能不能慢慢的把这个故事说清楚。篇幅超出我的预期(然而中篇,不会很长)。更新频率会变高。我想写完这个故事,然后赶紧写我最喜欢的虐狗番外。

谢谢看这文的所有人,如果有评论我会很开心。没有评论感觉就像没人看一样好没动力。(哭)

--------------------------------------------------------------------

吃完早饭的他们最终走回了勇利暂住的小公寓。对于莫斯科,勇利并没有什么想逛的地方。这个城市作为大奖赛分站的比赛地勇利还是来过几次,更不用说其实经常往这儿跑的维克托。

“勇利今天不训练的话有什么安排呢?“维克托侧着头看着走在旁边的勇利,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杯热酒,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勇利轻微试图阻止他早上就喝酒的行径,然而失败了。现在的他对勇利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哪怕在来之前坐在机场里看过了很多勇利的比赛视频(发挥非常不稳定,但是步伐和旋转却非常有魅力),哪怕去逛了下勇利的粉丝论坛(其实很有人气,但是最近似乎充满了对没有消息的勇利的怨念),维克托依旧觉得勇利身上充满了谜团。所以他选择呆在勇利身边几天,也许就能找到些答案。

“嗯……”旁边的年轻人陷入了思考,然后他接着说:“如果维克托没有来的话,我今天应该会打游戏吧。”

游戏,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语。维克托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玩游戏的人,他的所有时间基本都在考虑滑冰。他知道他的小师弟尤里·普利赛题喜欢玩游戏,特别是那种酷炫的格斗类游戏,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但是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尤里有些时候会玩猫咪后院,当旁边都没有人的时候。

“勇利会经常玩游戏吗?”

“休息的时候会玩,压力大的时候……也会玩。”这是勇利的回答。四月的莫斯科还是有点冷,他看着旁边这个看上去只有18岁的日本人呼出了热气。

压力。维克托又默默记住了这个词。同样,对他来说很不熟悉的一个词语。他就像为了冰场而生的一样,他享受在冰上的每一秒时光。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压力。就如同他现在的情况一样。

“那,我们今天一起玩游戏吧!”维克托一把抓住勇利的手,他看着勇利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然后冲着勇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一个真的很大而且很灿烂的笑容。

他很少玩游戏,但他很开心能有新的体验。

然而……

几个小时后,维克托确实感受到了全新的体验——失败以及不可思议。

他看着勇利操纵手里的小人做出一个个令人惊奇的高难度的动作并且拿到高分,然而代表他的小人,却连走路都走不太好,还经常会因为游戏里视角的转换和复杂的地图而晕头转向。

“Game Over”血红色的大字又一次出现在屏幕上。

“维克托,还要玩吗?”勇利有些担心。从这一个早上的经历来看,维克托大概玩的并不开心。

维克托放下手柄,抬头便看到勇利关心的表情,这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温暖。哪怕除开滑冰,胜生勇利这个人的其他部分,也确实在吸引着他。而他在这过去的十几个小时内,越发感觉到这一点,并深深相信着。

勇利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我们去吃饭吧,维克托想吃什么?”

“勇利呢?勇利会做饭吗?”维克托想知道很多关于勇利的事情,所以他一直在抛出问题。

“嗯……会做一些,但做的不是很好。”勇利的脸上露出一些羞涩的表情。多么可爱!

“那我要吃勇利做的饭!”

如果说胜生勇利最难做到的一件事,那就是拒绝用着期盼的大眼睛看着他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或者说整个世界都差不多是这样,他是世界的宠儿。

“好吧,我先去看看冰箱里有没有食物。”

“似乎有些猪肉,米饭前几天也去超市买了。”

勇利站起身,一边碎碎念一边向厨房走去。

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看着别人做饭似乎并不是一件特别礼貌的事情,所以维克托也去厨房帮忙了。

洗米、煮饭、打蛋、切洋葱。这是勇利交给他的任务,就像玩游戏一样,非常有挑战性。然而,也就跟玩游戏一样,维克托就是拖后腿那个。如果说前面三个任务还好,那最后一个切洋葱对于维克托来说有点难了,从他眼中掉落的眼泪就可以知道,而生活常识为0的维克托甚至还想拿手去揉眼睛,当然被一直在分心关注维克托的勇利抓住了手。

最终就是维克托睁着他有些微红的眼睛看着勇利在做炸猪排饭。

Katsudon。

勇利是这样说的。那似乎是他家乡的美食。如果维克托没有记错,勇利的家乡在长谷津。就像维克托的家乡圣彼得堡一样,是一个海边的城市。

对于勇利来说,长谷津是他永远无法忘怀的家乡。在他离去的那五年里,他曾无数次怀念过那个地方。当他在底特律吃着特质的营养餐(水煮西兰花、没啥调味的鸡胸肉、各种生菜以及水果)时,味蕾总会想起宽子妈妈做的裹着蛋液炸的金黄的猪排。

舌头和胃总比一个人想象的还要念旧。同样的食材,由于调料的不同,味道会产生微妙的变化。当习惯了一个地方,人总会习惯那里的口味,口味会化作一种深刻的烙印印在一个人身上,继而塑造整个人的样子。

平静的临海小城市,塑造了胜生勇利,让他成为了现在的他。而现在的他,会做的菜也不多,炸猪排饭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虽然味道并不能完全还原家乡的味道,但也能给在外的他带来一些心理慰藉。

一整块猪肉被分成了两块猪排,用刀在上面浅浅的划了几刀,然后拿了些盐和胡椒腌了腌。

猪排先被扔进蛋液里,然后裹上了面包糠,被放在盘子里。

油加热,然后猪排被扔了进去炸的金黄,然后又捞出来切块。

平底锅,加水、味啉、糖和生抽,煮开,放入猪排吸收味道。再往上倒入蛋液和洋葱,趁着蛋液还没有完全凝固时将裹着嫩蛋的猪排放到早已盛好的米饭上。

猪肉用的是黑豚里脊,米饭买的是越光米,味啉和生抽都是日本产的。

当这样一碗饭放在维克托面前时,维克托除了“Amazing”,找不到第二个能够描述自己感想的词汇。(点这里有惊喜)

“我做的没有我妈妈做的好吃,维克托你将就一下吧。”这话真像一个对自己没什么自信的日本人能说出来的话。

维克托用行动证明了这并不是将就。

伴随着一句“Вкусно”,他抛开一切用餐礼仪将面前这碗Katsudon吞入腹中。就像神明的食物一样。

最后,两个人都吃得很饱,非常没有讲究的摊在床上,手摸着肚子。

“话说,勇利。”吃饱了的维克托看着天花板。

“嗯?”勇利看着维克托。

“Katsudon……热量很高吧?”维克托把头转了过来。

“嗯……”点头,900大卡。

“那今晚……?”哪怕是维克托也觉得有点压力了。

“蔬菜沙拉。”勇利面无表情。

“…………”维克托面无表情。

这就是现役花滑运动员的痛苦。


接受了晚上要吃蔬菜沙拉的现实,他们坐在床上聊天。胜生勇利不是一个会挑起话题的人,所以很多时候都要维克托先开口。

“勇利有想好下一个赛季的编舞吗?”

“还没有,明天我会跟塔提亚娜商量。”

“嗯,我的编舞也还在考虑呢。”

“维克托的话,不论是怎样的曲子,都能跳的很好!”

“勇利对我这么有信心吗?”

黑发男人的脸突然变红,他把自己的头埋进了枕头里。然后维克托才听见一句小声的回应。

“……嗯。”

“谢谢你,勇利。”他抱住了勇利,他能感受到勇利的身体有一瞬间僵硬,然后又慢慢放松下来。

两个人之间持续了一段并不尴尬的沉默。不知道维克托在想些什么,而勇利又一直是一个闷骚的日本人。

勇利还记得他刚到俄罗斯的那几天,他总会打开手机,看着地图上的两个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700公里,比起长谷津或者底特律到圣彼得堡,这已经是很短的距离了。他有想过,也许他和维克托会在俄罗斯相遇,也许他又会被当作一个普普通通的粉丝。但他从来没敢想过能和维克托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甚至像这样,坐在床上一起聊天。

为什么要过来呢?只是因为那个视频吗?

“维克托,为什么要过来呢?” 勇利终于忍不住开口。

“勇利觉得很不安吗?”

“嗯……“勇利抱着腿坐着,把自己埋在手臂里。

“我看了勇利的视频。”

“欸!”勇利的脸又红了,而且还非常紧张。

“勇利跳的很好哦!而且真正吸引我的是像是用身体在演奏音乐的舞蹈本身。”

“勇利,也许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的步伐非常的吸引人。”

维克托看着抬起头的勇利,牵过了勇利的手,在上面留下一个吻。胜生勇利的脸今天第三次变得通红。

“作为今天小猪猪招待我的感谢,你的短节目编舞就交给我吧!”

“要想充分利用勇利的特点,打造出独一无二的节目,全世界只有我能做的到。我的直觉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看着因为惊讶而睁大眼睛的胜生勇利,维克托只觉得心情愉悦。

“明天,勇利要上冰训练对吧?”

“是的。”

“我跟你一起去,如果在一周内勇利没有达到我的要求的话,那么这个编舞我是不会给你的哦!小猪猪!”

勇利想到了塔提亚娜,他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在冰坛,塔提亚娜跟雅科夫关系差并不是一件很少人才知道的事情,他们互相讨厌彼此,恩怨情仇大概能写一本书,可以说他们的矛盾基本上是每一个跟花滑有关的人都必须了解的事项。在塔提亚娜找上他时,他就有担心过会不会因此跟雅科夫门下的维克托交恶,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想要继续他的竞技生涯,他又没有别的选择。

昨天遇到维克托,并和维克托呆在一起已经让他很开心了。没有想到,接下来几天维克托还要跟他一起去冰场。

明天,塔提亚娜在看到维克托时会是什么反应呢?更别说告诉塔提亚娜维克托要给他的短节目编舞。

担忧的勇利突然感觉到头顶有着一只手的重量。

“不用担心,勇利。“

维克托的手轻轻抚摸着勇利的头发。维克托亲柔的动作、温和的眼神让勇利慌张的内心慢慢冷静下来。

在这一瞬间,勇利有一种维克托能看懂他内心的感觉。

明明,只相处了一天不是吗?

评论 ( 24 )
热度 ( 77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