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维克托/勇利 孤独前行 03

CP:维克托和勇利。本文清水,主要走剧情,不会有攻受偏向。可以自行理解。

梗要:想要当教练的维克托来晚了,然而庆幸勇利跟着新教练到了莫斯科,一个距离维克托所在圣彼得堡700公里远的地方。下一个赛季的两个对手,如何勾搭在一起谈恋爱的故事。不管是痛苦也好,愉快也好,路都要自己走。花滑,是属于自己的战斗。

前文:01  02  后续: 04  05

-----------------------------------------

为什么会是这种发展啊!

胜生勇利捂着自己的脸,面对着墙壁。狭小的床上塞下了两个人,他被旁边睡得正开心的男人挤到了床边,整个人都快贴到墙上。

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他还是有点无法接受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正躺在他旁边呼呼大睡的事实。

勇利的脑子里迅速回想过去的这一天,现在已经是半夜两点,他觉得就像有块薄荷在他脑海里一样,让他一直清醒着。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一天。

不,也许不能叫做普通。就在中午他接到了西郡的电话,告诉他昨晚三姐妹将他的试滑视频发上了网。带着一种崩溃的心情,他关掉了手机,被助理带去拜访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是一个在俄罗斯待了很多年的日本人,长着一张看上去总是在假笑一样的脸,但却出其意料的是个很容易让人相信他的医生。跟他聊天总让勇利有种回到故乡般温暖的感觉,预约的两个小时,也很快过去了。

“胜生君,下周五,如果方便的话再过来聊聊吧。”最后,日野医生这样说。

聊完天之后,胜生勇利觉得来到俄罗斯的压力也小了很多。他从诊所出来后,想起了今天是一个新游戏发布的日子,就顺路去了游戏店。没想到在回宿舍的路上居然看到了维克托。

大概从来没有一天像是今天一样吧,离自己的偶像那么近。

心跳好快,要睡不着了。

勇利睁大眼睛看着墙壁,又想起了几个小时前。

晚上,跟勇利一起吃完晚饭后,维克托几乎是死缠烂打的跟着他回到了宿舍,自顾自的就把衣服放进了他的衣柜,然后洗完澡躺在勇利狭小的床上。

“啊,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小的床了呢!”

“真是对不起啊,明明我建议你去住酒店的。”

“可是我不是说了吗?酒店的话我会找不到路的。莫斯科我不熟,接下来就靠你了呢勇利!”

银发的俄罗斯人嘴巴笑得像一个爱心一样,勇利在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了维克托这个人其实有些恶劣的本质。

这个人,明明经常在莫斯科比赛……而且还很喜欢莫斯科一家餐厅,每隔几周就会过来吃。

不过知道这些又有什么办法呢?拒绝维克托这种事情,胜生勇利根本做不到啊。

“勇利,你不去洗澡吗?”维克托拍了拍床,示意他赶紧洗完澡过来。

一时也不可能把维克托扔在这里自己去酒店,勇利最终还是忐忑的躺在了维克托身边。

“呐呐,勇利~我们来聊天吧!”维克托侧过身,抓住了勇利的手。

“来,勇利~告诉我你的一切吧!平时在什么冰场滑冰呢?家里有哪些人呢?有没有恋人呢?”一个个问题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又进入到勇利的耳朵里。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维克托的脸,觉得听懂了每一个单词却无法理解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意思。

蓝色的眼睛只倒映出勇利仓皇无措的表情。对于勇利来说,这个距离太近了,想躲,却发现背后就是墙壁。

勇利艰难的翻过身,背对着维克托,不想给维克托看到自己像红苹果一样的脸。

“很……很晚了,快睡吧,维克托!晚安!”

不顾维克托,他抓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对于勇利来说,已经不想再面对这个变化如此快的可怕的世界了!

最后有些郁闷的俄罗斯人在他身旁呼呼大睡,而先提出要睡的他却难以合上自己的眼睛。维克托睡觉的时候一点都不老实,像是习惯性想要抱住什么一样,勇利突然被维克托拥在了怀里。

是把我当马卡钦了吗?勇利想。

不好,心脏要炸了。

 

早上,维克托缓缓睁开了眼睛。夜晚总是过的特别快,特别是对于睡得很舒服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来说。他的睡眠质量一向特别好,但是这个晚上对于他来说却是格外安心和舒适的一个夜晚,哪怕他和一个只接触过几次的男人挤在一张狭小的床上。

看着陌生的屋顶,他才想起他现在在莫斯科,胜生勇利的公寓里。一走进这个公寓就能看到他自己的照片被摆在桌子上。想起当时满脸通红的胜生勇利慌张的将照片捂在怀里,维克托还是觉得有趣极了。

他偏着头,看着昨晚被他无意识抱在怀里的胜生勇利。比他小几岁的青年正在安详的睡着,就像一个天使一样。

Sleeping Beauty。

脑海中突然想到这两个词。

“真适合你呢,勇利。”他小声的说着,手指轻轻拂过勇利的脸。

他的脑海里全是疑问,哪怕跟胜生勇利呆在一起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他也没能想出答案。维克托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来到这里也只是在想也许勇利能给他的滑冰带了更多的改变。还有那个开心的夜晚,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之一吧。

“勇利好坏呀,明明是你跟我说‘be my coach’的,结果却找了新的教练。”

本来想当胜生勇利的教练的,现在看来似乎不行了呢。所以,昨天上飞机前,他对雅科夫说: “我一两周就会回来,马卡钦就拜托你了!”

哪怕雅科夫再生气,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看了日本的胜生勇利的视频,就突然决定要去见他,把下个赛季的安排以及商演的合约全都扔到脑后,这么任性的人全世界大概也只有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了。

他打开手机,发现俄罗斯体育新闻几乎都在说一件事。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训练缺席一周,可能今年休赛”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仰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空白的天花板。

现在的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站在冰场上的理由。

他又想起了之前在考虑的短节目的编舞。

勇利正在他怀里睡得正熟,不想惊醒他,维克托维持着自己的姿势。

他知道对爱有四种定义,Storge、Philia、Agape还有Eros,分别代表着亲人、朋友、无偿和欲望的爱意。他最终挑选了Agape和Eros这两种对立的概念,亲人和朋友的爱也许有点难以表现,但是无偿和欲望却很适合一个花滑节目。

他的爱意是什么呢?他的爱的对象又是谁呢?

哪怕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他也可以用天才般的演技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

可是这不够,还不能够让人惊喜。

怀里的人似乎醒了,维克托侧着头看着勇利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欸!维克托!”

小猪猪几乎只用了一秒就逃离了他的怀抱,然后就像昨晚那样几乎整个人都要贴在墙壁上。乱七八糟的头发,惊恐的表情,眼睛下面似乎还有些眼屎。

真是糟糕的形象啊,还有我有这么可怕吗?

这样想着,维克托笑了,他很少笑得这么发自内心,他对着勇利说:“早上好呀,勇利!”

折折腾腾又是半个小时过去。狭小的公寓并不能给他们俩各自的空间。早晨起床,惯例的那些日常他们只能一起做。

站在镜子前一起刷牙什么的,就像新婚的夫妇一样。

作为一个比较保守的日本人,胜生勇利似乎已经认命。昨晚除了睡在一起,维克托甚至还把他扯进浴缸里一起泡澡。这样想想一起刷牙一起洗脸似乎也没什么了。维克托甚至还拿着自己的护肤品一层一层往勇利脸上糊。

然而……

现在背后的视线还是让他觉得全身一凉。换衣服换到一半,勇利转过头去,发现抱着一个饭团抱枕坐在床上的俄罗斯人正在光明正大的看着他。

沉默。

还是没有忍住,勇利说:“维克托,你能不能不要看着我换衣服?“

“为什么?”罪魁祸首一脸无辜的表情。

这不是为什么不为什么的问题吧!哪怕过了一天,哪怕做了很多亲密的事情,胜生勇利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和维克托相处,他的内心还是有着不安和胆怯。

能和自己的偶像近距离接触无疑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这样弱小的我,为什么你要来接近我呢?

最后勇利还是顶着维克托赤裸的目光换好了衣服,他们一起去吃了早饭。周六是休息的一天,所以他们可以随意打发时间。他们一直在聊天,维克托虽然有些时候非常的自我,但他无疑是一个能让周围的人感到开心的人。或者,对于勇利来说,哪怕看着维克托都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聊天的话题从滑冰到音乐,最后他们甚至一起聊起了喜欢的画家和作家。不管维克托说什么,勇利总能接上话来。

 “Wow,amazing!勇利对俄国文学真的很清楚呢!”

被夸奖的勇利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心中有些难以察觉的苦涩。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那么连那个人喜欢的东西你也会一起喜欢。追逐不可得的美好,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欺骗自己,来告诉自己。

你看,你又离他近一点了。

那么努力的滑冰也好,去听维克托喜欢的音乐也好,去看维克托喜欢的文学作品也好,都是这样的,都是精神上的麻醉剂。

他买了每一本有着维克托采访的杂志,他的房间挂满了维克托的海报,他养了一只跟维克托的马卡钦很像的贵宾犬,他录下全部维克托的比赛和表演,他能把维克托的采访内容倒背如流,他记得维克托每一次受伤和手术,他知道维克托的每一块奖牌,连没有拿到奖牌的很早之前的比赛他也记得。

这种行为就像追星族一样。

然而他不是那种追星族。他并不想盲目的追逐,他并不想只从维克托身上获得光芒和力量,他并不想看着维克托一个人坐在孤高的王座上。他想能跟维克托站在同一个高度,他想在赛场上获得维克托的承认。他还想,像朋友一样站在维克托的身边,就像克里斯一样。本来他可以做到的,然而几个月前他搞砸了。回想起来上一个凄惨的赛季,还是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抓住一样难受。本来还在思索退役,然而现在在这条路上已经无法回头。

不,不止朋友,也许还有更多想要的,隐晦的夹在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里,就如同日本文学里文字中常常能让人感受到的阴暗和压抑一样,这些晦涩的情感暗潮涌动,在他的心灵的每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勇利!勇利!”

是维克托的声音。23岁的男人一下抬起头来,他有些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了。

“对不起,刚刚想起了一些事情。”

“没关系~”维克托微笑着说。“勇利,什么时候来圣彼得堡呢?我想跟你一起去普希金的博物馆。”

“嗯,如果哪天有空的话。”

看着面前愉快享受着对话的维克托,他想起了接下来的这一个赛季,也许会是他最后一个赛季,如果想要做到什么,只能利用好未来这短短的一年时光。

他不是很清楚,除了朋友和被维克托承认的对手之外他还有着什么样的渴望,但是他潜意识却知道该如何走下去。

去战斗,去挑战自己,去突破自己,就像历史上其他的运动员一样,为一瞬间的耀眼而奋斗。

他看着面前的那片黑暗,隐隐约约有着路的影子。道阻且长,而他只能一人前行。

---------------------------------------

一些话:

这一章拖了特别特别久。本来脑海里有一大段剧情想要在这一章解决的,结果依旧没有说完。想着就先把这一半放上来吧,剩下的交给下一章。这文我真的写的特别特别慢,因为写到这里已经跟我开第一章的预想不一样了,但是这个变化对于我自己来说很惊喜,也能让故事更加完整。之所以拖了这么久,就是因为我脑海中一直在想着这个故事,这是个痛苦的过程,推翻自己的一个个想法,尽力把自己故事里的线一条条圆上。第三章就这样难产出来了。虽然追文的朋友不多,但我还是很感谢你们能支持我。

总之,前两章慢慢铺垫,写到第三章结束,我才终于有种这个故事开始了的感觉。借用卷福的一句话:“The game is on.”

然而这一章依旧让我觉得很痛苦,因为好多东西我还是没能放进去,那就是下一章的事情了。

三次元的事让我心烦意乱。下一章在下周,如果我突然更新了短篇,那么第四章就要再往后一丢丢。

评论对于更新来说,有催化剂的效果。

评论 ( 5 )
热度 ( 79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