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维克托/勇利】Trick of Time 时间把戏 短篇

维和勇都是幽灵。成为幽灵的两人重新回顾过去的人生。

设定涉及时空,略微复杂,不过就如同名字一样,一些小把戏。务必完整看到最后,才能知道整个设定。

微虐,总体甜。

清水。

(不要问我连载那篇什么时候更新,逃)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

#我的脑洞大过黑洞系列

差点忘了这是新年贺文…虽然很晚,不过大家新年快乐!

------------------------------------------------------

01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很少会去想死后的事情,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去担心“人终有一死那活着有什么意思”这种问题的人。他也不是那么虔诚的教徒,认为死后就一定会上天堂或者下地狱。

无论死后的世界怎么样,那只是另一场冒险不是吗?

不管是从人间彻底消逝,还是成为另一种存在,在真正的死亡降临之前,都是没有必要去思考讨论的事情。

这样的问题不仅没有结果,还会徒增烦恼。

所以,在失去了正常认知的生命后,维克托发现他又获得了另一种形式的存在。

是的,就如同这个新世界的很多人一样,他成为了一个幽灵。

一个新生的幽灵应该是怎样的呢?怎么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头痛吧。

维克托站在自己熟悉的房间,捂着自己的脑袋。脑海里突然涌出的记忆让他一时之间难以处理。

“维恰?你怎么了吗?”勇利一推开门,就看到了扶着墙壁捂着头的维克托。

他的爱人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勇利!你不是没死吗?为何你在这里!

头越来越痛,维克托一眨不眨的看着冲进房间扶着他的勇利。

思念与爱意在他们的眼神中传递。

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东西,在他脑海里串成了线。

原来是这样啊。

眼睛里滚出了泪珠。

 

02

胜生勇利,曾经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滑运动员。哪怕他对自己的介绍就是这样,也拦不住人们将他列为本世纪最传奇的运动员的之一,和他的伴侣——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一起。

日本人向来长寿。良好的作息和生活习惯,让他老年的身体状况也非常不错。

哪怕是这样,人也无法逃离死神。

身体似乎在下垂,他感觉自己在不断的下降,他的灵魂却在不断的上升。

然后便是黑暗。

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墨点,然后墨色开始蔓延,像是泼洒的水墨一样,慢慢的整个世界都变黑了。

在这死寂的地方,他看不见手,看不清脚,也看不到前方。

他似乎能听到教堂的钟声,也能听到女儿小声的鸣泣,神父的话语。哪怕是个老人了,尤里·普利赛题依旧是那个不良的样子。

“炸猪排饭,你别死啊!”他骂骂咧咧的声音也传到了勇利耳朵里。

这并没有持续太久。

死亡只是一个瞬间而已。

接下来,黑暗的壳似乎裂开了一个缝,光芒从那个缝中透进,像是在指引他前进。

他用手去触碰那个裂缝,刺眼的白光又让他一瞬间有点失明。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年轻的维克托。

这就是死者的世界吗?

“你来了啊,勇利。”维克托笑着对他说,接着他就感受到了一个紧紧的拥抱,有点让他踹不过气。

“维恰,我来了。”勇利伸出双手,回抱着这个他用了一生去爱的男人。

如果这样就是死亡,那么死亡也没什么好怕的。

 

03

似乎回到了2016年。

勇利看着电视,上面是对全日本大赛的转播。24岁的他正在热身。

电视是生者打开的,他们作为幽灵只能被动的接受着物质世界的一切变化。

勇利看了下周围,这是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公寓,一个他们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没有想到死后居然回到了这里。

现在这个时间点,坐在电视前的是28岁的维克托。虽然碰触不到年轻的恋人,但是能处在同一个空间中,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

更何况,陪了他一辈子的另一个幽灵也就在旁边。这个幽灵正在认真的看着比赛转播。南健次郎的FS过了之后,便轮到在上个赛季惨败的胜生勇利。

“一个新生的胜生勇利在全日本大赛上会不会延续GPF的好状态呢?”日台转播依旧是熟悉的诸冈主播的声音。

勇利能勉勉强强记得他的葬礼,就在东京的一个教堂里,躺在棺材里的诸冈表情平静而又淡然。如果一个人活得越久,那他就必须学会忍受各种分别,必须得学会处理各种悲哀的情绪。

这个时间点刚刚回归竞技的维克托带着两套全新的节目拿下了俄锦赛的冠军,尤里奥也凭着第二名的成绩拿到了世锦赛替俄罗斯出场的入场券,第三名则是经常没有存在感的格奥尔基·波波维奇。

找回了Life和Love的男人,再一次给世人带来惊喜。他的节目,不再是纯粹技巧和表演的叠加了。节目中混入了真切的感情,动作虽然不像从前那样标准如同教科书,但这种随性和不完美却让维克托的节目大大加分。

维克托给世人呈现了一个全新的胜生勇利,胜生勇利也带回了一个全新的冰上帝皇。

勇利想了想未来,在接下来几个赛季维克托会和自己的学生、同门师弟争夺金牌。金牌如同他们独属的玩物,偶尔才会落入其他人手里,至少JJ终于在他23岁那年和未婚妻结婚了。
电视里,24岁的勇利正向观众和评委致敬。

然后他亲吻了戒指,将手收于胸前。

开始了,“Yuri on ice”,一个令他们都怀念的节目。

自从维克托回归竞技后,勇利的生日还好,在大奖赛期间,还能挤出时间一起庆祝,维克托的生日就没有办法在一起过,俄锦赛和全日本大赛每年都在圣诞节的时候撞车。作为教练的维克托,也一直缺席着全日本大赛,幸好还有美奈子老师陪着勇利。

一开始维克托还会担心自己不在身边,勇利会不会发挥不好,但是后来勇利对自己越来越有自信后,这种情况就很少了。

 

当我们相爱,我们就成为一体。

我的手连接着你的手,我的心绑着你的心。

肉体的你哪怕不在身边,精神的你依旧与我共舞。

 

04

幽灵的世界非常的奇怪。勇利花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设定。可以说,在这个世界里,他们用一种奇幻的方式活着,甚至可以看到现实世界的生灵和物质。他们似乎都存在于同一地方,但是似乎又是不同的空间和次元。无法接触到现实世界,不能与活人交流,就像是听广播一样,频率不对,就无法收听,并且每次只能听一个频率。简单说就是,幽灵交流的频率和生灵不同。

而且不仅频率不同,连时间也不同了。

明明快90岁才去世的勇利,在死后却出现在了2016年这个时间节点上,幽灵的形态还是他24岁的样子。

“这么说,维恰是出现在哪一个节点上了?”反应过来的勇利呆呆地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

“很久了吧,不记得了。没有勇利好无聊啊!我终于等到你了!”

一时没忍住,眼泪从勇利的眼睛中掉了出来。

“对不起,让维恰你等了那么久。”

维克托将勇利抱进自己的怀里,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没关系的,勇利,以后不要离开我就好。”维克托的声音非常的温柔,又带着一些不易察觉到的感伤。

“嗯,我不会的。”红棕色的眼睛里倒映着银发的幽灵。胜生勇利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坚定,就像在婚礼对着神父做出一辈子承诺的时候一样。

“说起来,勇利。”维克托又说。

“嗯?”

“好几次勇利的比赛我都缺席了呢!”

勇利眨了眨眼睛,他知道维恰可能又在遗憾了。他刚想安慰维克托,却被幽灵里的老司机一把抓住了手。

下一秒,他就听到了观众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二十四岁的胜生勇利,戴着戒指的右手放在心上,左手指向应该站着教练的空荡荡的位置。这个动作是胜生勇利在世人面前最大胆的告白。而在这个生灵看不到的地方,站着他和维克托。

勇利还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就听见维克托在他旁边轻轻说道:

“勇利,我不会再缺席你的比赛了。从今往后,每一次我都会在。”

 

05

幽灵为何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

每一个人都会变成幽灵吗?

刚到这个世界,勇利的脑海中充满着疑问。维克托一如既往,是一个称职的引导者。

看着勇利听到新知识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维克托觉得过去那么长久的孤独都被治愈了。

“维恰,刚刚那个是如何做到的呢?突然从俄罗斯到日本。”

“因为我们是幽灵啊,而幽灵是不会被自己束缚住的。以前有个理论不是说在梦境里自己就是支配者吗?现在的状况跟做梦很相似,除了我们很确信自己已经死亡了这一点。”维克托认真的解释。

“也就是说,只要想的话,什么都能做到?”

“基本上。”维克托朝着勇利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在他的身后突然长出了羽翼。

“要不要一起上天?”

“不了,我拒绝。”

“惊喜!”维克托大声的说着,一把抱起勇利。

想象能走多远,作为幽灵就能走多远。

他们又回到了俄罗斯,在贝加尔湖上翱翔。现在正好是俄罗斯的傍晚,蓝色的贝加尔湖,在夕阳的余韵下颜色不经意的混合在一起,就如同上帝打翻了调色盘一样。

冷风刮过,哪怕是幽灵也觉得有些寒冷。

“勇利,想象自己是一条鱼。”

哗啦一下,他们从天空中落下,化为鱼畅游在湖水里。维克托是一条孔雀鱼,而第一次尝试使用幽灵力量的勇利则变成了一条小丑鱼。

在落水的一瞬间,勇利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哪怕是幽灵鱼,他也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感。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勇利一瞬间回到人形,他将头伸出水面大口呼吸着。

维克托紧张的抓着他,马上他们又出现在圣彼得堡温暖的房间里。

“勇利,你刚刚是变成了小丑鱼吧?”

“嗯,那一瞬间想到了小时候看过的《海底总动员》。”勇利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还有点沉浸在恐慌里。

维克托露出很自责的表情,他说:“抱歉,我忘记告诉你那是淡水湖了。“

勇利愣住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傻。看着还在担忧的维克托,勇利笑了出来。

维克托也笑了。

他们抱着彼此,他们看着彼此,他们大笑着。

 

06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幽灵。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一个人死后想成为幽灵,那么一定是符合条件的。

到现在为止,摸清楚的条件有两条。

第一条,自身强大的愿念。

第二条,生者的记忆和愿望。

满足其中一条,就会成为幽灵。但成为幽灵之后,支撑着幽灵存在的时间却是第二条中生者的记忆和愿望。在世界的整个时间轴中,如果越多人能记住你,越多人对你有着美好的情感,那么你就能在幽灵的世界中存在越久。当然,这个兑换的比例无人知晓。

哪怕是幽灵,也不会是永恒。

所以,能够存活很久的幽灵,都是世界曾经的名人,甚至还会有经典小说中的角色,比如福尔摩斯。

所有幽灵,都是因为人的愿望而诞生的。

幽灵出现的时间点是不定的。可能出现在很久远的未来,也可能出现在古代的社会。每个幽灵都有着自己的时间轴,出现的一瞬间,时间轴开始走动,时间轴走到了最后,幽灵就会消逝。

你周围的幽灵,可能来自未来,也可能来自古代。能和熟悉的人同样成为幽灵并出现在同一个年代并相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遇到自己的爱人,这是可以被称作奇迹的存在。 

——《Introduction to the World of Death》

 

07

他们的大笑被邻居幽灵打断了。

老太太很生气的出现在他们的窗外。

“安静点,我还要看电视!”她朝着他们怒吼。

在道歉后,维克托递给勇利一本薄薄的书,封面上写着《Introduction to the World of Death》(《亡者世界简介》,下面还写着“A must-read masterpiece for every new comer“(新人必看的大师之作),作者那里是化名,印着“一块大鳕鱼“。

英语很好的勇利很快看完了这本书。当他还活着的时候他一定觉得写书的人就是个大骗子,然而现在他死了,他不得不相信这本书上的每一个字。在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感到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丽和超乎幻想,但当看完这本书后他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严谨,又那么的残酷。

“勇利,我们是奇迹。”

“Yes, we are miracles.”

勇利用英语小声的重复着维克托的话。

 

08

“维恰,什么叫做时间的正序与逆序?”

 

09

哪怕是成为幽灵,依旧要与时间奋斗。

维克托是在八十八岁时去世的。

作为幽灵,维克托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他还是记得的,在自己死后,勇利在生者的世界又活了六年,然后成为亡灵,又一次出现在他的新生命里。

在生者的他死去的前几天,两个幽灵也在圣彼得堡的家中陪伴着。他们看着维克托把奖牌一块块拿出来,跟勇利一起回忆过去。两个还活着的人一直聊着,直到拿出了最后一块银牌。

“说起来,维恰真是一点都不喜欢这块银牌呢。”

 “不是哦,我很喜欢。多亏那块银牌,勇利不用退役了呢。”

“欸,可是你一次都没有亲过。”

维克托拿过银牌,虔诚的亲吻着。金色的戒指在他的手上闪着光,戒指自从六十年前戴上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哪怕是成为幽灵,戒指也没有离开过他的手。

勇利成为幽灵也有60年了。这六十年,他们出现在每一场他们的比赛里,到了后来每次大奖赛决赛、世锦赛他们也会去看。现场看比赛永远是最舒服了,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弥补了过去有些比赛不能亲自到场只能看直播的痛苦。

32岁的维克托退役了,一年后29岁的勇利也退役了。尤里奥度过了艰难的发育关,开始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时代。然而,再过了十年,尤里奥也退役了。

他们有些时候会一起商演,男子双人滑是维克托和勇利最经常表演的。每次尤里奥都会在旁边翻着白眼。

到后来,他们会为新的选手编舞。

在闲暇,他们去享受世界上的每一个风景,走过无数人曾走过的路。他们也会回到长谷津,他们永远无法忘记的家乡,享受母亲或者真利姐做的炸猪排饭。

曾经以为一条道路通往无数个未来,走着走着,道路变成了一条河流,流向唯一的终点。

“没有想到,我们会用这种幽灵的方式重新回顾人生。”

终于,90岁的勇利·胜生-尼基福洛夫失去意识,躺在圣彼得堡家里的床上。他和维克托的养女还有后辈们在房间里小声啜泣着。

勇利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自己。

“死亡,只是另一个开始。”他说。

 

10

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东西,在他脑海里串成了线。

原来是这样啊。

眼睛里滚出了泪珠。

他的耳边传来了勇利的呼喊,但是就像死亡一样,他又觉得全身有些轻飘飘了,意识似乎正在消散。

对不起,再一次离开你,勇利。

“勇利,我知道了。”

勇利紧紧的抓住维克托的手,他高度紧张,不想错过维克托说的每一个字。”

“我是逆序,这是我出现的时间点。”

像是星光一样,维克托的身体慢慢消散,直到最后,什么也没有了。

在成为幽灵的六十年里,勇利见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他也害怕过,不过维克托总在安慰他“好歹我们也是这个世纪最有名的运动员之二啊”,肯定能存在很久的。

维克托没有说过自己最初出现在哪一个时间点,他也不知道能维持维克托存在的愿望还有多少,他更不知道自己能存在多久。

他有想过如果维克托消逝了那该怎么办呢?就像从前那样,再努力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吗?

勇利什么都想过,但他没有想到,维克托的时间是逆序。

几乎只在书本附录里简要提到过的,逆序。

 

11

勇利还记得60年前,他拿着那本书,问了维克托什么是正序和逆序。

正序非常好理解,作为幽灵,勇利就是一个时间正序的幽灵。从他成为幽灵的那个时候开始,时间轴向未来走动。他的记忆每一天都在增加,直到时间轴走到尽头,他就会消逝。

而逆序不是这样的。逆序十分稀少,这个世界,也许一亿个幽灵里才会有一个逆序。

逆序幽灵的出现,在正序幽灵的眼中就是结束。逆序幽灵的时间轴是反过来的,但是既定的事情无法改变,所以他们在刚变为幽灵时脑子会有两套记忆。他们的明天就是昨天,就如同往回翻的日历,记忆也在慢慢消失,往回翻一页,记忆就没有一页。

幽灵是无法分辨出谁是逆序的,因为逆序跟正序在观感上几乎没有区别。

逆序幽灵除了成为幽灵的那一瞬间知道自己记忆的不同寻常之外,便无法从其他方面得知自己的时间走向,记忆在消失,他们知道自己最终的节点,虽然往往会误认为那是最开始。但当这个世界的本源时间轴走到真正的开始时,他们才会意识到他们只不过在走向既定的结局。

勇利和维克托,他们的时间轴就像在同一条线上的两条相向射线,交错了一段后又向着各自的终点前行。

勇利跪在冰冷的房间里,他捂着脸,他的哭声与隔壁房间里后辈的哭声重叠在了一起。

 

维恰,这120年,谢谢你了。

剩下的路,我要自己走了。

 

12

幽灵会存在是因为人的愿望和记忆。

我们是幽灵,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想不到的事情,而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你想飞吗?

勇利,想象自己是条鱼。

勇利,那是淡水湖啊。

 

13

哪怕是在幽灵里,能和原本的自己在同一个时代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别提作为幽灵去参加自己的葬礼。

养女在致辞上简要介绍了自己的两位父亲,她诉说着这两位父亲的各种事迹,最后讲述了两位父亲之间的爱情。葬礼很多人都来了,甚至包括国际滑联的人。

黑色的棺木装着勇利的身体。人们走上前去,献上红色或者白色的玫瑰。很快,摆满了花朵。

棺材被盖上了,埋在了维克托旁边。

墓碑也换成了刻着两人名字的一块墓碑,上面有着名字、生卒日,还有墓志铭。

“死亡,只是另一个开始。”


1129

圣彼得堡的家被改造成了博物馆。

经常会有人来拜访这个博物馆。他们的表演视频在屏幕上不停的轮放。人们感谢科技的进步,将过去的美永久的记录下来。

虽然是个幽灵,勇利也觉得自己终于是老了。不想再像从前那样,借助幽灵的力量和维克托在世界里乱逛。他就想呆在这个已经成为博物馆的自己的房子里,然后静静的等待着属于他结束的时间节点。

不过,都已经成为博物馆了,他们会一直被人们所记忆着。

也难怪,维克托说记不清自己的节点吧。

孤独是他们的必修课。

在孤独中,爱情才是永恒的。

 

某一年的11月29日,勇利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拜访者,是隔壁的幽灵老太太。

“那是我的书,把书还我。”老太太指了指那本简介。

“您写的?”

“嗯。”老太太的语气一点也不好。在接过了书之后,老太太从包里又扔了一本给他。

“我的新作,送给你了。”然后老太太就消失了。

那本书叫做《Trick of Time》(《时间把戏》)。

 

1225

维克托早已记不清楚成为幽灵是一件多么长久的事情了,他的脑海里全是孤独的记忆。唯一的亮光大概是他还活着的时候,那60年和勇利在一起的日子。

他不知道自己的时间是倒着的,哪怕每一天的24小时都是正着的。零点的钟声一敲响,一天的记忆就消失了,他又被往前翻了一页。

直到最后,日历已经不能再往前翻了。

记忆全部又回来了,维克托想原来这才是结束。

他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这一刻的到来。

“死亡,只是另一个开始。”他似乎又听见了勇利的声音。

勇利怎么可能在这呢?

勇利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啊。那是我到不了的地方。

维克托又哭了,眼泪顺着他的脸慢慢流下。

直到一双温暖的手抚摸过他的眼角,擦去他的泪珠。

“欢迎回来,维恰。”

 

Fin.

一些小解释:

幽灵、频率这个想法来源于10月新番超自然九人组。

由于人的愿望而存在来源于野良神。

正序、逆序是自己的脑洞。

这几个脑洞揉在一起就是这文的设定了。

再说一下鱼那里,小丑鱼是海水鱼,放淡水里由于淡水压强比较小所以会血压超过水压有血管爆裂的风险。勇利这个小笨蛋,幸好他是幽灵啊2333333。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跪求评论…有评论才有动力QAQ


评论 ( 14 )
热度 ( 89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