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YOI 孤独前行 01

提要:AU,在维克托过来当教练前勇利已经签约了另一个教练。本赛季两人同台竞技。CP:维克托和勇利。

主要以胜生勇利为主,大篇幅会在如何解决勇利心理问题慢慢成长上。感情线为辅。

我相信坚强的勇利在维克托很少参与的情况下也能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但这个过程肯定没有原著那么温馨和美好了。

想写一个穿过黑暗来到维克托身边的勇利。这就是这个脑洞的来源了。

应该不会特别长,我希望能在几章内结束。感情戏在后期,攻受对于清水文来说并没有所谓,大家随意。

OOC是我无法逃离的,还会有新人物,私设非常多。时间线上的逻辑错误大家无视就好。我会尽量做足功课再往下写。

最后,这本来就是自娱自乐的产物,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后续:02  03  04  05


Chapter One

我穿过这片黑暗,只想拥抱你。

-----------------------------------------------------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一如既往的繁忙。他选择的是早上十点左右的飞机,在首尔中转,到俄罗斯已经快当地时间晚上六点了,正好是太阳落山的时候。

俄航虽然会晚点,但从不迟到。

惊魂未定的从这架颠簸的飞机下来,胜生勇利不得不感慨自己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他的脑海中依然还浮现着飞机最后停住那一刻,乘客们欢呼雀跃鼓掌的样子。

年轻的日本男人从转台上拿下自己的行李。他睡眼惺忪,刚刚下飞机的他有点打不起精神来面对自己未来的生活。

过去几个月的生活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闪过,现在能站在这块极北的土地上,他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戴上了过海关时摘下的口罩,深呼吸一口气,带着坚毅的表情向接机口走去。

 

新的教练是一个俄罗斯人,在胜生勇利和切雷斯蒂诺合约过期后,便主动联系了他。勇利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位传奇的老教练会在退休两年之后重出江湖,并且找上他。这位教练的手里培养出了很多世界冠军,但当她最后一个弟子退役,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开始称霸冰场后,她就沉寂了下去。

直到现在,这个不甘寂寞的老人找上了胜生勇利。

她就是冠军制造者,人民友谊勋章的获得者——塔提亚娜·普罗斯库林。

 

由于已经快到晚上,来接机的人是塔提亚娜的助理。他看到勇利后就亲切的走了过来,接过他推着的行李车。他们在机场吃过简餐,就开车回到市区。哪怕勇利不是那么饿,也吃了些土豆泥和皮罗什基垫了垫肚子。

三月的俄罗斯,依旧是那么冰冷,但是春天来临,温度也勉强过得去。坐上了助理开来的保姆车,勇利偏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

黑乎乎的,有点什么都看不清的感觉。

助理领着他去了宿舍,交代了各种事宜,并且告诉他可以休息一天再去冰场。

他洗了热水澡,温暖的水流让他一下子舒适起来。疲惫的身躯让他顾不着去想上个赛季的惨败。当他躺上那张柔软的床的时候,倦意如同水流将他一点点带入黑暗之中。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勇利看了看助理留在桌上的日程安排,目光落在下午的安排上。

便签纸上写着在一家咖啡馆与自己的新教练见面。

他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

当他走进这家福尔摩斯为主题的咖啡馆的时候,胜生勇利被里面温暖的空气包围了。他看向窗边,金发的老太太喝着伏特加,朝着勇利招了招手。

“您好,我叫作胜生勇利。”

老太太站起来,握紧了他的手。接着,她的身体略微前倾,她用她略显沙哑的声音说:“胜生勇利,你已经死了。” 

 

勇利是第二天才开始正式训练的,冰场离他的宿舍很近,跑步十分钟就能到。塔提亚娜不喜欢迟到,这点在昨天的会面中老太太就把很多事情说清楚了。哪怕没有迟到,但他到场地的时候,塔提亚娜已经在那里了。老教练戴着眼镜,站在冰场旁边。冰场里有一个男孩子在滑冰。这个孩子看上去才十二岁左右,但是却能感受到他卓越的天赋。他的旋转优雅而美丽,不管是转速还是姿势都无可挑剔。才十二岁,他就已经掌握了后外点冰四周跳,尽管动作质量不是特别高。

这让他想起了在索契踹他厕所门的尤里·普利赛题。今年会碰上这个俄罗斯的不良少年似乎已经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体育就是这样,一个运动员能够极尽燃烧自己的时光就只有那么几年。总有新星会冒出来打破那些老将的记录,将一个个光环戴在自己的头上,将媒体的目光毫不客气的夺过。当他们染上伤病,再也无法超越过去的自己的时候,又会又新人将他们取而代之。

再过几年,这个孩子也会登上成年组的赛场吧。

“勇利,你在发什么呆?现在上冰,开始训练。”塔提亚娜的语气显示她的心情并不是特别的好。

勇利摘掉了冰刀上的保护套,走上了冰场。他看到了那个孩子如同死水般的眼神,内心有点发凉。来到新的城市,不安还没完全褪去。上一个赛季已经过去,那些黑色的记忆却还始终像梦魇一样缠绕着他。他还没有想好未来的去路,就被美奈子老师怂恿着答应了塔提亚娜的邀约。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让他还没有时间去从现实中恢复就被迫进入到下一个赛季的准备中。

如果说没有想过在大奖赛拿金牌,那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在去年那种状况下,勇利也是想拿到金牌的。

现在要面对的这个赛季,为了能达到自己的巅峰,有什么是必须的呢?

这个问题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如今的他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哪怕塔提亚娜跟他强调了很多遍要把过去的自己扔掉,勇利依旧做不到。他一站到冰上,就会想起全日本大赛。在他跳跃时,在他旋转时,那些痛苦如影随形。哪怕身体上的痛苦随着时间逐渐消逝,媒体的报道也如同一把尖刀在勇利脆弱的玻璃心上又划上几道。

又摔跤了。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勇利踹着气抬头,是那个不到十二岁的小孩。

勇利愣了愣,还是握住了孩子的手。男孩子的眼神似乎一下就亮了,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这让他终于看上去像个孩子了。

整整一个早上,就在这样的练习中度过。摔跤、手触冰、周数不够,失误总会存在。塔提亚娜也许是一个非常严苛的教练,但她作为教练的实力却也毋庸置疑。她能看清勇利每一个跳跃的用刃和姿势,并不断地指出勇利身上细微的错误。

在结束了上午冰上的训练后,勇利下午还要在陆上训练,一周中有几天还会加入舞蹈的课程。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三月过的很快,胜生勇利开始习惯在俄罗斯的日子。不像在底特律,有着披集·朱拉暖的陪伴,莫斯科的日子出乎意料的寂寞。每天就是训练和训练。塔提亚娜和那个十二岁的男孩子——安德烈都不是话很多的人,只有他们三个人的冰场经常只有冰刀划过冰面的声音。

三月末,勇利回了趟母校参加了毕业典礼。那一天,出于和勇利的私交,诸冈主播也来了。

“胜生君,塔提亚娜教练怎么样?”他们坐在日本的居酒屋里,吃着烤串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诸冈点了清酒,而勇利则是喝着草莓味的可尓必思。

“……”

注意到勇利的沉默,诸冈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作为花滑的专业解说,他当然知道花滑界的很多事情。关于塔提亚娜,他也有听说过一些传言。

“胜生君,如果不行的话,换教练也是可以的。现在离下一个赛季还早呢。”诸冈最后也只说出了这句话。

“不不不,塔提亚娜她……很好的。”勇利露出他一如既往的和煦的微笑。他的表情隐藏在厚厚的眼镜下,让诸冈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走下冰场的胜生勇利,就像一个什么方面都不出众的人,扔进人群中很容易很找不出来了,少有人会注意到他眼镜下那张清秀的脸,也少有人会去想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人会在想什么。

诸冈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更多的想说出的话语,就像他手里的那杯清酒一样被吞下了肚。

 

当时间进入到四月,像三月一样,塔提亚娜的助理给了他一份巨细无遗的日程表,整个月的安排就在这里面了。拿到这份表时,勇利发现每个周五下午都被空了出来。带着好奇,他在练习结束后直接去问了塔提亚娜。

“心理医生。”一个塔提亚娜式的简短回答。

“哈?”勇利不自觉张开了嘴。他看着塔提亚娜,脸上的震惊就像看到了穿着小红裙在表演精分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一样。

“我不需要吧。”他让自己镇定下来,试图与塔提亚娜商量将周五的下午改回训练。

他下意识有些抗拒心理医生,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塔提亚娜的答案让他倍感压力,如果仔细观察,能够发现胜生勇利的身体现在正在轻微的颤抖。

塔提亚娜摘下了眼镜,她的眼睛直接对上了胜生勇利的双眼。

“你可以在很多事情上违逆我,但是这件事情不可以。”

“你的每一个周五下午都要去见医生,而我的助理会确保你每周都会去。”

“接受或者滚回日本。”

剧烈的压迫感从这个老人身上传来,塔提亚娜就是这种不容拒绝的风格。曾经,勇利有犹豫过是否接受她的邀约,然而他却别无选择,这可能是最后一条能救他上去的绳子了。

“好的。”胜生勇利低垂着头,他有点急促的呼吸着,他尝试汲取更多的氧气让他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这没有用。

接着,他听到了塔提亚娜远去的脚步声。

最后,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瘫倒在冰场上。


后记:

1、新教练的名字来源于亚古丁的教练,塔提亚娜·塔拉索娃,但是性格为我个人捏造。

2、小红裙——普皇经典节目(认真脸)

评论 ( 37 )
热度 ( 125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