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YOI x 全职猎人 维克托x勇利 Darkness 短篇(完)

全职猎人paro  

高能提醒!三观不正预警!

本文严重OOC,偏猎人设定非常的多!看过全职猎人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世界就是黑暗,所以人物崩坏预警如果接受不了就不要看了。设定是追求艺术的画家维克托以及迷弟猎人勇利。具体人物和剧情解释我放文后再说吧。关于CP,我写的是维克托x勇利,而不是维勇,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攻受根本不是重点的感觉。除此之外,我默认会看这篇的都看过猎人了或者知道猎人的设定。不过没看过应该也不影响食用。

原著维克托和勇利之间有着美好的感情。爱情是他俩的,ooc是我的。

-----------------------------------------------------------------------

01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第一次见到胜生勇利是在一次画展上。黑发的男人戴着一副厚重的眼镜,认真的看着画展上最多人围着的那幅画——《冰上的尤拉齐卡》,他时不时还拿出小本子写下一些对画的看法。不同于那些慕名而来,随意看看,拍张照片就离去的拥挤的人群,黑发的男人安静的站在那里,本身就像一副画一样。

就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一下子击中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内心。他突然有种冲动,想把这个男人画下来。不自觉地,他就上去搭话了。

胜生勇利基本上是在维克托刚出现的时候就认出他来了,哪怕维克托戴着墨镜和口罩,胜生勇利脸上惊喜的表情像是看到了美味的炸猪排饭。

“你很喜欢我的画吗?”维克托问。

“嗯!”胜生勇利点了点头,又接着说:“您的画中有一种不同的美感,每次看到您的画都会给我带来惊喜呢。”

是我的粉丝啊,那就好办了。维克托心想着。

“那就来当我的模特吧!”他这样说着,然后一把拽走了已经久久伫立在那里的胜生勇利。

这就是他们奇特的相见。

不等这个黑发黑眼的男人说些什么,维克托开心的笑着,嘴巴咧得像个爱心,把男人塞进自己的车里,带去了他的私人画室。

画室里,随处可见各种画到一半的油画,有些画上面甚至有黑色的痕迹,像是不满的画家愤怒的毁去自己的作品。

大概是遇到瓶颈了吧。胜生勇利觉得。这个被誉为国宝的传奇画家——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已经很久没有发表过自己最新的画作。这一次画展也是将从前的画从全世界各个收藏家手里借出,然后举办的。如果说想要看到维克托大部分代表性的画作,那么这个在友客鑫的画展就是最好的机会。同时,对于盗贼来说,也是这样。如果世界上要评选一个被偷画作最多的画家,那么一定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只是这次画展的安保力量非常强大,阻挡了很多想要来偷画的人。那幅最出名的《冰上的尤拉齐卡》,如果不是因为常年挂在可谓是世界上最安全的猎人总部,估计也早被偷走了吧。这次能够借出来参展,真是不容易呢。

胜生勇利四处打量着这个画室。装修的基调是白色和灰色的,看上去特别的清爽,一看就知道是艺术家的地盘。

维克托拿来了勇利最想喝的果汁,然后他凑上前去握着勇利的手。虽然才刚刚认识,但是维克托迫切的想了解这个男人的一切。他的脸基本上快贴上这个黑发黑眼的男人,可是似乎有些太近了,让眼前这个容易害羞的男人有点紧张和瑟缩。

“呐,勇利~告诉我你的一切吧。”

“平时最喜欢什么呢?出生在哪里呢?有没有女朋友呢?”

一个又一个问题冒了出来,让胜生勇利有点措手不及。一直喜欢的画家就在他面前,还离他这么近,让他觉得有些尴尬又觉得很惊喜。

“快说嘛,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银发的男人托起了勇利的下巴,澄澈的蓝色眼眸认真的看着勇利。

勇利有些呆了,这双眼睛美丽到连世界七大美色之一的火红眼都比不上,至少胜生勇利是这么想的。不同于基本上都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火红眼,这双还在本人身上的眼睛尤其好看。

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勇利还是回答了面前这个男人的问题。他可以拒绝很多人,但是现在,他做不到拒绝维克托。

那大概是维克托觉得最开心的一天,他们聊了很多很多。与看上去的青涩不一样,勇利知道的东西出乎寻常的多,不管维克托聊什么他都能接的上话并且说出自己独特的让维克托觉得深深被惊喜到的想法。

眼见着天色已晚,俩人约定了之后见面的时间。拒绝了维克托开车送他,勇利自己离开了画室。

维克托站在阳台上,看着黑发男人远去的背影。他现在无比确定胜生勇利就是他的缪斯女神,在遇到胜生勇利之后枯竭的灵感开始一点点涌现,就像一场春雨后在枯木上开始发芽的嫩叶一样。

他回到画室,用铅笔一点点勾勒出胜生勇利的轮廓,可是总觉得画不出这个男人的半分感觉。胜生勇利,总会让他想到他一直没能画下去的一幅画,那幅以Eros为主题的画。一个看上去青涩的男人,一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男人,一个来自维克托听都没听说过的偏远地区的男人,身上的Eros会是怎么样的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维克托抱着自家的狗狗马卡钦,久违的有点期待第二天的见面。

第二天,当胜生勇利来到画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打着哈欠的维克托。他被维克托塞进了一件黑色的衣服里,上半身有着一半的部分被半透的黑色网状材料包裹着,上面还有碎钻装饰,腰上甚至还有像半条裙子一样的装饰。

“Wow~Amazing!勇利穿这身真是太漂亮了!”面前的男人眼睛都快变成星星眼了。

勇利笑了笑,安静的站在那里当个模特。他很顺从,基本上维克托让他摆出什么动作他就摆出什么动作。维克托在工作时,总是特别的认真。而认真的男人总会有人喜欢。

在盯着勇利好几秒后,维克托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勇利,你把头发梳上去吧!”

“这样?”

哪怕很努力的把头发梳上去,有几缕头发还是掉下来了。但是感觉这样的胜生勇利却更诱惑了。

“嗯嗯!然后再试试舔嘴唇这个动作!”

勇利伸出了舌头。

居然让人感觉到了侵略性,明明放下头发时看上去那么无害呢。

但是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反差才能让维克托感到至上的Eros。

被面前的男人惊喜到了的维克托,拿起了画笔。

 

02

从那开始,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整整七天。勇利的体力好得惊人,他能一动不动站上一天。画作已经有了雏形,灵感也在不断的喷涌而出。胜生勇利是美的,他的美并没有外露,反而十分内化。维克托每天都在感谢他自己发现了当时站在画作前的男人,这样他才能把这个男人的美展现出来,展现给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对于胜生勇利来说,这七天也是非常愉快的七天。他已经很久没有发现和人相处是一件这么愉快的事情。他们在休息的时候会天南地北的随便乱聊,维克托会讲他的前女友以及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甩,勇利会讲起很多冒险的经历,那些森林、误入的陵寝、神奇的生物与奇特的食物。当知道勇利是猎人时,维克托还惊讶了很久。

“难怪勇利体力那么好呢!”这就是维克托最后得出的结论。

勇利宠溺的笑了笑,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也大概了解到维克托永远是一个抓重点抓的很奇怪的男人。这个男人,虽然没有意识到念的存在,但是在他的画作上,念的感觉可是相当惊人啊。

不过时间也快到了。

勇利看着放下画笔,正蹲在那里和马卡钦打闹的男人,心里既愉悦又有些舍不得。

有多久没有碰到这么有趣的人了呢?

全心全意扑在画作上的男人,真是惹人注目。

就像蛋壳上出现了一条缝,阴暗的想法从缝中慢慢的溜出来。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维克托回头,看向勇利。

“怎么了吗,勇利?”马卡钦似乎有些不安,维克托又抚摸了几下爱犬。

“没有什么,只是想到时间快到了有点伤心而已。”勇利的脸上有着相当忧伤的表情。

维克托这才意识到他似乎忘记了什么,勇利早早就跟他讲了只能待七天,基本上画展一结束勇利就要回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

勇利突然站了起来,他向维克托伸出了手。

“要不要去看画展,明天就结束了吧!”

“可是现在是晚上十一点!”维克托有点愣住,他托着脸不知道勇利想做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勇利终于开口。

“其实我一直觉得,《冰上的尤拉齐卡》不应该是一幅白天欣赏的作品。”

“金发的天使,在夜晚欣赏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一直在好奇这个问题。”

“明明是一脸纯洁的尤拉齐卡,但是总让我觉得维克托在里面隐藏了很多东西。七天前,我站在《冰上的尤拉齐卡》面前,就是你还没有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内心就有一个可怕的猜想。世人都觉得尤拉齐卡是天使,但是如果他不是天使,而是装作天使的恶魔呢?”

勇利收回了手,他半蹲了下来,跟维克托的视线平齐,然后他用左手抬起了男人的下巴。

那双如海洋般美丽的蓝色的眼眸中倒映着黑发黑眼的男人,勇利能够感觉到这双眼睛里藏着许许多多的情绪,在其中最突出的是被人理解的狂喜。

银发男人一把抓住勇利的左手,他笑着,然后虔诚的亲吻了勇利的手背。

维克托的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走吧,勇利。如果是我的话,随时都可以进去。”

 

03

夜晚的博物馆,除了保安和雇佣的猎人以外空无一人。安保可以拦着所有想在夜晚进入博物馆的人,但是却不能拦着这些画作的作者以及博物馆的实际拥有者——维克多·尼基福洛夫。

在检查了指纹、虹膜后,他们走到了最里面的那个展厅,那个展厅采光非常好,天花板是透明的玻璃,而《冰上的尤拉齐卡》就挂在那里。

穿着白色衣服的尤拉齐卡双手抱在胸前,他跪在冰上犹如一个虔诚的信徒。

维克托并没有打开灯,月光从天上照下,哪怕是黑夜也能安静的欣赏这一幅美丽的画作。如果说黑夜与晚上相比,多了些什么,那么就是这幅画上更加强大的念力了吧。在念力和月光的作用下,白色开始沾染上黑色,那象征着纯洁的冰也在开始变化,似乎有着红色岩浆准备波涌而出。

安详的尤拉齐卡早已经不见,剩下的是一个有着暴戾神情的少年。他的双手依旧放在胸前,但是手里却握着一把插进身体里的短刀。

“维克托,我一直觉得猎人总部的人们不懂得欣赏。他们居然把这幅画挂在没有自然光的室内。”

“啊,是啊。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人能看懂这幅作品,我很开心呢勇利。”

勇利看着维克托走向前,伸出手抚摸着画作上的尤拉齐卡。然后他放下了手,转过身子来,又面对着勇利。

“尤拉齐卡,其实是Yuri的昵称。跟你的名字听上去一模一样呢!”看着黑发黑眸的男人露出诧异的表情,维克托心里有种愉悦感。

“他是我的师弟,我们一起跟着雅科夫学画。”

“可惜,尤里消失了。”

“他明明就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但是嘴巴总是很坏,很傲娇的一个人,口是心非。”

“有一天我看到他在冰场上滑冰,还做出了很难的跳跃,然后我就一直忘记不了这美丽的一幕。”

“后来,我就创作了这幅画。当时我的心里满怀着对尤里的担心,脑子里又总是出现尤里的反差的样子,画完之后我就发现在月光下画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是出乎我意料的,有人告诉我这是念,对吧,勇利?”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

银发的男人似乎并不想中断他的独白,他继续说:“其实很舍不得,但是我还是把这幅画卖给了猎人协会。我知道世人可能并不会发现这一面,那就让他们永远不发现好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我为了这幅画,专门建了这个博物馆,建了这个展厅,然后办了这个画展,然后遇到了你。”

“没想到勇利你居然发现了呢!”

“Amazing!你果然是我的缪斯。”

维克托的眼里似乎只剩下胜生勇利一个人。追逐着无尽艺术的画家,遇到了他的缪斯。然而他的缪斯,却不会因为他而停留,那怕他如此喜欢他的作品。

十二点到了,博物馆的大挂钟发出了声响。

“铛……铛……铛……”

胜生勇利抬起手,将散落的头发像后抹去。念力代替了发胶,将每一根头发都安安稳稳的固定住。

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男人,如同前面那七天一样站在维克托的面前,但是就像维克托背后那幅《冰上的尤拉齐卡》一样,黑夜与月光给这个男人带来了不同的感觉。那种感觉是这七天维克托觉得最违和的地方。看上去无害、青涩的胜生勇利,不是天使,而是恶魔。

维克托被控制住了。

他能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以及抓住他的女孩子的大胸。

他吹了声口哨。不知道是给背后的女孩子还是给突然一下让他感觉到很诱惑的勇利,然后他脖子上的刀似乎又往里了一点。

“派克。”勇利的声音不像之前那么清澈了,他的身上现在只能感受到无尽的黑暗气息,就像蛋壳被彻底打碎一样,有些东西被彻底释放了。派克手里的刀松了松。

狭小的展厅里又走进了第四个人。这个人不高,拿着把雨伞,雨伞上似乎有液体在滴落。

滴答,滴答。

维克托借着月光,看清楚了这个小矮子金色瞳孔中让人颤栗的杀气,也看清楚了那些液体。

那是粘稠的新鲜的血液。

“已经全部解决了,团长。”

“你做的很好,飞坦。”

勇利走过维克托,那些安保设备早就被关掉了,他拿下了那幅画,然后把画装进了附加了空间念能力的袋子里。然后他才看向维克托。

画家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好看,如果作为藏品,那么就不会像火红眼那样玩玩就卖掉了吧。派克一直在等着勇利的指示。维克托的生死,如同这个世界上许多人的生死一样,可以随便被拥有力量的人所决定。哪怕阳光总会普照世人,这个世界依旧被黑暗所包围。在看得到看不到的地方,黑暗滋生、蔓延,像密密麻麻的丝线一样藏在人们所呼吸的每一口空气中。

然后,派克看到了一个深吻。她不得不说,她嫉妒的发狂。

“我期待你的下一幅作品。”

“然后你会来带走它吗?”画家似乎感觉不到生命的威胁,他依旧笑着,眼里是看到缪斯的狂热。

“是的,我会。”黑色的男人,做出了他的承诺。

维克托看着月光下的胜生勇利,想起了那些同样被偷窃的博物馆和私人藏家。那些杀戮与死亡,出现在维克托的脑海里。果然,胜生勇利是一个很有品位的人。他拿走的画,都是让维克托感到骄傲的画作。

然而现在,他终于要拿走维克托最骄傲的那幅画了。

在被打晕之前,维克托已经想好了新的画作。不是正躺在画架上的那幅,而是一幅新的,能让他的艺术走向更高境界的作品。

是的,他的Eros。

Fin.

---------------------------------------------------------------

后记:

1、在这篇文只有追逐艺术而陷入狂热的维克托和欣赏艺术想要引出艺术家灵感的黑暗系勇利。这个人物设定和世界设定让三观正不起来。七天的时间,这俩只是互相吸引,还没到改变对方的地方,所以他俩现在这种状态还没有到达爱的高度。至于后续,我不会写了,停在应该停的地方。

2、库洛洛鲁西鲁被我替代成勇利了,可以说这里的勇利是两人偏团长的混合体。其实这个脑洞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我在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勇利这种梳上大背头就变攻怎么那么熟悉,“攻”和“大背头”这两个关键字让我把魔爪伸向了团长。

3、这篇里前面大部分都是维克托的视角,所以羞涩啊瑟缩啊什么的是维克托觉得的,但是后来他也发现不对了。你可以想想团长不习惯亲近,有点忍着。维克托的眼睛,我就不说了……大家意会一下,然后我在文里默默把flag拔掉了。

4、然后是尤里,他消失了。关于消失,我现在心中就有两个想法。一个是我原来的想法,这家伙离家出走出去玩耍了。还有一个就不说了。

5、人老了还中二发作我自己内心都有点害怕。果然一直停不下想搞事的心情。如果这文让你觉得冒犯了你喜欢的人物,我一万个道歉。想看甜甜的勇利和维克托可以去看看我写的另外的短篇,真正的原著向小甜饼,包含着我对这对cp最真挚的感情与期望。

6、下周四怎么还不到我要死了。

7、谢谢大家看完啰嗦完这些,其实发这篇我也有点害怕被打。写完已经晚上三点了,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希望有人能喜欢这篇文吧。

评论 ( 38 )
热度 ( 122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