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会结束。人生也如是。
一切随性,写任何东西只为自己开心。
维勇还是勇维不定,介意的就不要看我的文了。基本不会开车,关注我有风险。

YOI 维克托/勇利 Not Alone (短篇)

前言:呃,今天来大姨妈之前心情不好码的一篇短文。大概设定是27岁的胜生勇利回到23岁撩维恰的故事。很少码字,所以本文质量不高,觉得我写的很烂的话就默默关掉吧。最近人生太糟糕,只想写些东西来安慰一下自己。人物ooc预定。本文没有肉,连汤都没有,所以站攻受的请随意哈。

番外01 手机壳 番外02 自由滑 番外03 The Kiss

01

当27岁的胜生勇利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就像之前在家乡的那十几年一样,一醒来就能看到家里木制的带着些岁月痕迹的天花板。

我怎么会在这儿呢?

他有些迷茫,就像他现在理论上来说应该在从索契飞回日本的飞机上。

难道,断片了?可是他又没喝酒。

勇利甩了甩头,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拔下正在充电的手机,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小维手机壳,水果7,这是他四年前的手机。

不知所措。

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四年前、四年前,他在干什么呢?冥冥之中好像有一块橡皮擦,把他23岁这一年全部的记忆擦掉了,连带着前面二十多年后面三年的记忆也模模糊糊。人生的记忆似乎只剩下一个轮廓。

他还能记得自己是一个花滑运动员,家里人在长谷津,大概去年输了个比赛什么的。然后就不清不楚了,他的人生就像蒙上了一层薄纱。

我到底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做什么?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思考这种哲学问题呢。勇利被自己逗乐,笑了起来。他笑起来有一种很爽朗的感觉,就像夏日海边吹过的清爽的风。

而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一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勇利的笑容。俄罗斯的传奇、花样滑冰的皇帝一瞬间也呆住了,他忘记了自己是来把勇利拖去训练的,有点沉浸在勇利这个从来没见过的清爽笑容里。

不一样,面前这个人不一样了。昨天的勇利还是一个害羞的小猪仔,今天的勇利却成熟了很多,东方人柔和的面孔中却带着几许信心和坚定。

维克托刚想说话,就听见胜生勇利对着他说:

“你,是谁?”

勇利走上前去,手抚摸上面前这个银发男人的脸,这个男人有种让他熟悉和亲近的感觉,对他的喜爱和亲昵就像融入血液了一般。

“我大概知道我是谁,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现在为什么在这里,你能告诉我吗?”

不等这个外国人说话,他就稍稍踮起了脚,吻住了面前的男人,像蜻蜓点水一样一触就过。虽然他不知道对面这个人是谁,但是却不妨碍他吻他。

喜欢,喜欢。

就像小溪里的水流,一点一点流向心里的小池塘。

“我似乎对你一见钟情了?可以跟我谈恋爱吗?”

然后他看到了面前这个男人微红的脸。

最后胜生勇利还是换好了衣服,当着这个自称自己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男人的面上。刚刚维克托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鼓着一张包子脸说:“勇利~,你如果以为这样今天就可以不用训练,那是不可能的哦!”

维克托骑着单车在前面,勇利背着冰鞋跑在他的后面。他看着男人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时间停留多久,但是他想尽量的跟维克托呆在一起。

神啊,把他的时间全部给我吧!

他这样想着。

 

02

勇利变得不一样了,不仅维克托发现了,优子、美奈子老师还有勇利的爸妈,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件事。

而这一切都起源于那一个早晨。

勇利好像更有自信了,也更成熟了。维克托糟糕的日语水平还是让他大概了解了他们的意思。

其实他也很奇怪,似乎一下子胜生勇利就不再是从前那个胜生勇利了。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在滑冰的时候。

哪怕一开始上冰的时候还有些忘记动作,但是练过几遍之后似乎就熟练起来,跳短节目时也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冰场上,勇利正在跟着音乐练习爱即eros。维克托看着勇利,脑子里又回想起了那天早上勇利的那句话。

“我大概知道我是谁,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现在为什么在这里,你能告诉我吗?”

难道真的变了个人?

可是虽然滑冰时整个人的气质都与之前的勇利不同,但是还是能看出身为胜生勇利的特质,那种似乎用身体在表现音乐的感觉,以及胜生勇利独特的优雅的步伐。这种独特性是其他人表现不出来的,现在的勇利就像23岁的身体里住了一个更为成熟的灵魂。

如果说之前的勇利,维克托还有信心能将他变得更好,但是面前的勇利,他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就像一块早已被雕琢好的宝石,现在的勇利哪怕是跟他比赛也能有一战之力,虽然赢家一直都会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OK,勇利,这一段非常好。可以休息一下了。“维克托喊了暂停,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是一时也说不出来。

勇利滑了过来,从维克托手里接过鞋套,套在了冰刀上。

“谢谢。“

又是一个温暖的笑容。

连维克托都有种都入神的感觉。他突然意识到这是第二次了,看着勇利的笑容发呆。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维克托把脸凑了过去,就快要贴近胜生勇利的脸。他仔细的看着自己学生的脸,想看出些不一样的地方。

勇利安静的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里似乎只有维克托一个人。

“这两天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呢。”维克托伸出手捏住了勇利的脸蛋,并往外扯了扯。

笑了,又笑了。

这样的勇利,不知道为什么,让维克托觉得特别的诱惑。以往的勇利,只有站在滑冰场上,梳上刘海,才会变得让人不敢眨眼。而现在的勇利,哪怕他就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也能吸引住人们的眼光,就像维克托他自己一样。

“维克托你在在意什么呢?“勇利拿起水瓶,喝了一口水,似乎水有点多了,顺着他的嘴唇流了下来。他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水滴,下巴上的液体也用手背顺手擦掉了。

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维克托。

夏天,蝉鸣,树叶,黑尾鸥,海洋。既是现实的又是意象上的,一瞬间划过维克托的脑海。什么是eros?什么又是agape?是单独的,还是两者的结合?对立中的统一。 矛盾中也有和谐的一面吗?

“你是我的勇利吗?”最后,维克托听见自己这么说。他的心少有的跳得那么快,他想得到一个答案。在听到勇利问他要不要谈恋爱的时候,他是惊喜的,勇利少有这么坦诚的时候。但是不对,这不是他熟悉的勇利,或者说他有一种感觉,这不是他的勇利。

 

“不是哦,我是27岁的勇利。“

 

03

记忆回流。

过去二十七年的记忆又开始逐渐变得清晰。

他又是在哪儿呢?

空姐,机舱,旁边有个银色的毛茸茸的脑袋。

我在飞机上啊。

胜生勇利花了一秒的时间发现自己刚刚似乎做了一个梦,一个回到自己23岁的梦。勇利侧过头去,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的银发的男人,突然恶趣味的伸出手戳了戳男人的发旋。

维克托这个大笨蛋。

靠着他睡的死沉死沉的男人似乎被勇利的动作惊醒了,男人迷迷糊糊的坐正了身子,用手揉了揉了眼睛。

这是31岁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勇利~,你又戳我头!”维克托鼓起脸,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和爱人,像一只小仓鼠一样。

“维恰,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

“嗯?”

“我好像梦到我回到23岁的时候了。”胜生勇利托着脸,脑袋中迅速闪过了那三天的记忆。整整三天都和27岁的维克托呆在一起。汗水,笑容,温泉,猪排饭,自由滑,惊喜,惊讶,沉迷。三天的时间似乎发生了太多太多。

“献给维克托。”

勇利突然瞪大了眼睛,一瞬间有点懵。为什么维克托会知道呢?

看到俄罗斯人温柔的表情,勇利大概也明白了。

“这是我在偷偷练习的自由滑节目。”他向爱人解释。

“我知道。”四年前我就知道了。

两人相视一笑,维克托侧着身子吻了过去。

太好了,神啊,他的时间全部都是我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后记:

1、写“献给维克托”这几个字时我的脑子里一直浮现的时普皇的“献给尼金斯基”。普皇这个节目真是美cry我。所以时间线上来说,27岁的勇利偷偷练fs,想比赛的时候给维克托一个惊喜。结果不小心回到23岁,直接就将这个节目献给了同样27岁的维克托。31岁的维克托至今还记得这个节目。勇利一直是勇利,维克托也一直是那个维克托。不要问我23岁的勇利那三天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大概在吃猪排饭。

2、27岁的勇利成熟和自信了很多,换句话就是越来越攻了,希望我有表现出来。

3、维克托真的好难写,一写到他我就卡,有点把握不好他的性格,我很抱歉。

4、27岁的勇利对于维克托的感情既有eros这种欲望,又有agape这种无偿的爱,所以他在跳爱即eros的时候也有些许表露,维克托看出来了。情感上的稍微不契合是维克托觉得他跳的没有那么好的原因。

5、谢谢看完我罗里吧嗦写的这一堆。

 


评论 ( 22 )
热度 ( 209 )

© 一块大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